LOGO
中国亳州网通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年味里的人生况味

2017-02-07 09:02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我飞走了,挈妇将雏,只留下父母围着往事取暖。那么,过年就是对时间的一种表达吧?我不知道,父母是睡不着,还是舍不得睡。村庄里,跪在土地上的,都还是从前的瓜娃子。从村庄到坟冢,走着走着,人群就分流了。当我和孩子跪下,给父母拜年时,我恍若看到了我的前生和来世。

◎麦埊

年复一年,岁添一岁。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何止人不同,年味也一年一个味。盼望着,盼望着,年来了,又去了。只留下那些点滴,治疗又一年孤独的光阴。

年是什么?越过越糊涂。但我知道,或远或近,或长或短,年都与我有关。我回到家,年就开始了;我离开家,年就结束了。父母和年一样老了,像传说的老神仙,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阴历和阳历都约束不住,但我能。所以,无论多远,我都会赶回家过年。

父母在,不远游。唯有过年时,我才能做到。陪父母吃饭、聊天。他们吃不多少,就吃饱了;说不几句,就糊涂了。过了一年,他们更老了。这就是年的本质吧?以团聚的方式见证时光的流逝,目睹父母的老去。衰老是孤单的,就像这个家,它还被叫作——空巢。

亲情的跷板上,爱总指向下一代。我飞走了,挈妇将雏,只留下父母围着往事取暖。

父母爱说,大人过孩子的日子。那么,过年就是对时间的一种表达吧?小时候,走得很慢,年也慢条斯理。长大后,走得很快,年也行色匆匆。我不知道,父母是睡不着,还是舍不得睡。每晚,他们都拉我絮叨很晚,把从前的事,翻出来,讲一遍,再讲一遍……

年味从往事里漫溢出来,比夜色还浓。鲜衣怒马、山珍海味,都没尝到年味,它竟躲在旧时光里。我安静地听着,融掉内心的抵触和反感。我曾以为,年味的淡去,是因为代沟和隔阂。原来,年味的浓淡与之无关,它只是换了模样和形式,就像此时的父母,以及我。

父母的话翻来覆去,颠三倒四。或许,他们不是怕我忘了,而是怕他们自己忘了。

渐渐,年从盛宴变成酒宴,曾经望眼欲穿的期盼,沦为不胜酒力的敷衍。平时都天各一方,难得相聚,寡淡的情感,都想用物质加分;肤浅的辞藻,都想用浮华加深。但,城里的套路在村庄水土不服。入乡随俗,既然回到家乡,寻到根,就不要把自己再当成异乡人。

身份、职位和普通话,都收起来吧!村庄里,跪在土地上的,都还是从前的瓜娃子。

拜年讲究尊卑,所以要先祭祖。从村庄到坟冢,走着走着,人群就分流了。跑在最前面的是又一茬瓜娃子,落在最后的是爷和叔伯。我们夹在中间,瞻前顾后。时光何尝不是如此呢!父母老了,需要我们等;孩子大了,需要我们追。渐渐,心力交瘁了,顾此失彼了。

所以,才要拜年吧!老人去世了,唯有以这种仪式,祭奠、怀念和行孝,并在时光里竖下一面镜子。当我和孩子跪下,给父母拜年时,我恍若看到了我的前生和来世。那些关于年的传说都是真的,父亲变成了年一样的“老神仙”,我也有了个岁一样的“小妖精”。

我们走了。父母站在门口,就像我们回来时那样。我看见一个悲伤的词:老无所依。

Tags:父母 时光 年味 村庄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