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亳州网通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鸟痴

2017-02-08 08:46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也不知怎么的,打这时起,四叔在工地那边就病了,起初,谁也没在意,四婶知道四叔的心思在哪儿,赌气不肯让他回来,工地上的活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离人,工头自然更不愿放他回来,都认为过几天能好,等后来发觉四叔的精神头越来越不对劲时,才知道他真病了。

◎段存德

四叔是我乡下的一个堂叔,在我的记忆中,四叔特爱养鸟。他所养的鸟儿,一没有百灵,二没有画眉,更非巧嘴学舌的八哥鹦鹉,清一色的全是鹌鹑。

鹌鹑这种鸟儿在养鸟者的队伍中,最上不了档次,算是末流的角色。但四叔可不管这些,也从不曾这样想过,偏偏对这种鸟儿情有独钟。什么青翅、白膛、墨玉、老叉子、红胡子、一块玉等等,他无不把过养过,家中挂着的也从不下二、三十笼。有时四叔偶尔弄到一只自认为很不错的鹌鹑,便用布兜儿装着四处向人炫耀,或南北二集地追着赶着找鸟友叨嘴摆阵。为此,四婶常骂他:“你不讲顾家,光知道喂这些吃精的家伙,拿鸟当爷呢!?”四叔也不还口,只是嘿嘿地笑。

有一次,他正在地里犁秋红薯,村东的二娃子跑来说:“叔,北边王广家棉花地里落了几只鹌鹑,你逮不逮?”四叔一听便伸长了脖子:“真的?”四叔心里痒痒的,顿时激动起来,“吁”地一声勒住了牲口,跑到地头拎起随时预备的网子就奔了那块地。

都晌午错了,还不见四叔进家,四婶就急了,准备到地里瞅瞅。刚一出院,就见自家的黄牛拖拉着一副空犁套奔了回来。四婶脸都吓白了,不知四叔出了什么事,前后院族人都喊起遍,大伙儿一窝蜂地齐朝地里跑。到地里一看,四叔的影子都没有,倒有十多个小孩子正在犁过的地里偷拾她家的红薯,其中就有村东的二娃子。不用说,这次四叔又被四婶很狠“尅”了一顿。

四婶最终决定让四叔出门打工,是被四叔“熬老叉子”给“熬”出来的。要到地里去捕鸟,得先“熬老叉子”,就是把一只上好的母鹌鹑放到灯下笼子里,从头天晚上开始,成夜不让它睡觉,一合眼就晃笼子,这样熬到五更天,才好拎到地里张网扎杆去“叫哨”,即引诱外来鸟入网。有一次四叔“熬老叉子”熬困了,撞翻了油灯燃起了火,床铺被褥都烧尽,但他啥也没顾得救,倒先拎着“老叉子”窜出屋来。打这时起,四婶算是伤透了心,便决定让四叔跟村里的爷们一道出门打工,给他“断鸟”。

四叔明白四婶的意思,再加上家里生活确实有点困难,也没说什么,给鸟儿们备足了口粮,便恋恋不舍地在秋后随着本村的打工队伍下了山西。可出门的四叔仍然不能忘了他的鸟们,半个月的时间里,就给家里挂了三个电话,当四婶气喘吁吁地跑到村委会接电话时,四叔的头一句就是:“大翠,我的那些鸟们还好好的吧?”或是:“我的鸟你这些天没有忘喂吧?……”气得四婶放下电话就用袖子抹眼泪,后来想想实在气不过,进家一咬牙把四叔的鹌鹑全都喂了猫。

四叔再来电话时,四婶气恼地说:“鸟鸟鸟!到天边你也忘不了你的鸟!别挂念啦,全都让我喂猫啦!”也不知怎么的,打这时起,四叔在工地那边就病了,起初,谁也没在意,四婶知道四叔的心思在哪儿,赌气不肯让他回来,工地上的活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能离人,工头自然更不愿放他回来,都认为过几天能好,等后来发觉四叔的精神头越来越不对劲时,才知道他真病了。等同去的村人把四叔从山西工地护送到家,人已经傻得连屙尿都不知了。

也就是四叔回来的第三天头上吧,夜里四婶醒来发觉四叔不见了,任谁都找不着他,四婶的嗓子都喊哑了,也不见个人影。等十几天后有人在村西北地里浇菜,发现并把四叔从机井里打捞上来时,四叔的身子已经泡胀得不成个人形,但他左手依然抓着捕鸟的网,右手也攥着装“老叉子”的空笼子……

“这个没良心的!我咋能想到他弄鸟恁入迷,早知道的话,爱咋养咋养去!”虽然事过多年,提及往事,如今寡居的四婶仍然泪流不止!……

Tags:四叔 四婶 叉子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