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留恋年味

2017-02-10 09:45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天刚蒙蒙亮,我已驱车从城里赶到乡下老家,祭祖上坟后,我就找发小一起要串门子拜年,找了几个还没起床,有几个躺在床上玩手机说不想去。我知道,天空下这个世界在改变,人类在进步,生活更丰富,而我只想在飞速的车轮上还能看清眼前的风景以及远去的村庄,还能闻到那让人留恋的年味。

◎何 健

临近过年时,电话联系几个发小打工返乡的确切时间。我居住的城市是他们返乡落脚的第一站,然后他们换乘城乡专线车回家。他们过年回、节后走已是多年的规律。伴随着这个规律的是我例行的两件事:一件事是因为我喜欢舞文弄墨,早早就把几个发小的春联写好;第二件事是在他们确定好到家的日子,我提前订好饭,要请他们聚聚,叙说“昨天、今天、明天”。每年请发小们吃饭也变成顺理成章的事,也许是因为我有个所谓的“作家”的身份,发小喜欢和我在一起扯空。也许只有发小在一起回忆才能品到年味。每年“刮”我这顿饭是必不可少的。往年席间他们总要看看我的作品里把他们写成什么鬼样子,他们知道我写的作品大多都是故乡和童年。

总算盼到他们回来的那天,我提前赶到饭店等候,酒是我珍藏的古井原浆酒,烟也升格几个档次,菜以家乡菜为主,让他们刚到家就能吃一口家乡菜是何等的快意。又加了几个硬菜海鲜。

发小、家乡菜、家乡酒、家乡话,在这个过年的时节里,心里早有“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的冲动。按照每年的惯例,菜没上桌,都嚷着共同“炸”一杯!然后品着菜划着拳拉着家常,互相倾诉着一年来的感受和来年的打算。今年不同的是,四个发小落座后不约而同地问服务员要无线网的密码。四个人日理万机般地拿着手机开始“工作”,话语中说得最多的是这回在群里抢几块钱的红包或者几毛钱的红包。四个人不停地抢着微信红包,一桌酒菜和我俨然成了他们“工作”的陪衬品,整个宴席就这样在他们微信红包的激情中草草结束了,宴席前的冲动早已让我一落千丈,平添几多莫名的哀愁。

每年大年初一,我都要连夜从城市里驱车赶回老家祭祖上坟。然后喊着发小和同辈挨个给村子里的长辈拜年。今年亦如此。天刚蒙蒙亮,我已驱车从城里赶到乡下老家,祭祖上坟后,我就找发小一起要串门子拜年,找了几个还没起床,有几个躺在床上玩手机说不想去。我一个人在村子里转了几圈,好多人家大门还没开。除了稀疏的鞭炮声和每家大门的春联提示过年了,多少让人感到失落......

记得小时候守夜是不睡的,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让人心潮澎湃,堂屋里晃动的烛光和贡香的氤氲让人心旷神怡,整个年夜都布满空灵和神秘。“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夜里十二点刚过,家家户户都抢着放鞭炮下饺子,震耳欲聋的炮声再次将年夜推向高潮。大人们都趁着夜色带着祭祀的酒食赶到先人们的坟前祭拜。我和小伙伴们都要打着灯笼去拾炮。哪家一放炮,我们都疯跑着往那家赶。当然,抢炮中互相拥挤不知谁的灯笼就烧着啦。即使灯笼烧着因为是过年也不会挨大人吵。 临近天亮时,奶奶早已把炒好的花生和瓜子麻糖麻叶等零食备好,等着同村的人给她拜年。哥哥们也要带着我,挨家挨户去给村子里的长辈拜年。那是我很向往的事,不仅能尝到每家的零食,更主要感觉能和哥哥们一起给长辈们磕头是件神秘和好玩的事。天亮后,不大的村子显得异常的热闹和拥挤,把严寒驱赶得无影无踪。到处上演着砸老钱、砸鞋、扛翘头棍等各种游戏,就连冰封的河面上也有三五成群的小伙伴在滑冰。

现在家乡的小河里早已没有了水,枯萎发白的干草稀疏地睡在村里的小路边和河床里,村口的老柳树佝偻着躯干。此刻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透出一股袭人的寒气。我将目光投向天空,天空一片铅灰。电视、微信、喝酒、打牌,现代生活改变过年的方式,抑或把过年传统的习俗驱使成记忆深处的印象。这种印象里裹挟了人们古老的习惯和依附的情感。

手机响了,是女儿催促我回城。我再次仰望天空,仿佛看到县城里隐约的霓虹楼廓。我知道,天空下这个世界在改变,人类在进步,生活更丰富,而我只想在飞速的车轮上还能看清眼前的风景以及远去的村庄,还能闻到那让人留恋的年味。

Tags:发小 过年 天空 家乡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