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元宵节的那些“情事”

2017-02-10 09:47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朱淑真因之背上私奔的骂名,“偷情”不成,徒然“泪满春衫袖”。调情也非贬义,古人调的是情调。一见钟情绝非传说,古时女子生活像裹脚,足不出户,一年甚或一生,也就元宵的一次凝眸。于是,定情呗。定情难订,于是乎,钟情分分钟后多是别情,“忍把檀郎轻别。

◎洛水

穿着情人节的马甲,元宵节也情意浓浓,偷情、调情、钟情和定情,情情相扣。

元宵“偷情”,有假有真,假戏不假,真情真爱。古人腼腆婉约,把“偷情”演绎成“偷青”。偷人自是大不韪,禁止,就用蔬菜代替,白菜化身白马王子。“偷挽菜,嫁好婿。”在这美好愿望下,借着烟花火光,到菜园里偷青,在心跳上偷情,眉目过处,也妙不可言。

既然是偷,就是非难辨。“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朱淑真因之背上私奔的骂名,“偷情”不成,徒然“泪满春衫袖”。何止女子,男人“偷”起来,更不顾脸、不要命。烟花为幕,西门庆偷会李瓶儿,宋徽宗私会李师师,连唐僧也搁下行程,“宽了佛性,在此贪欢”。

调情也非贬义,古人调的是情调。“……风柔夜暖。花影乱,笑声喧。闹蛾儿满路,成团打块,簇著冠儿斗转。”花枝招展难免招蜂引蝶,“那游赏之际,肩儿厮挨,手儿厮把,少也是有五千来对儿”。这恋爱的阵势和气场,哪是古时的元宵节,分明是现代的恩爱秀。

汴梁就量身提供这种场所,“别有深坊小巷,绣额珠帘,……春情荡颺,酒兴融怡,雅会幽欢,寸阴可惜,景色浩闹,不觉更阑”。难得元宵“破禁”,都爱得废寝忘食了。李翠微欲推还迎,“这相逢忒煞奇,轻轻说与他,笑声更低。……爱煞你,果倾城婉丽,害相思,经今日久,甫得效于飞。”朱淑真则香艳露骨,“娇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怀”。

一见钟情绝非传说,古时女子生活像裹脚,足不出户,一年甚或一生,也就元宵的一次凝眸。人生如表盘,这一见怎不钟情?爱情怎不按表走!《春灯谜》的影娘与宇文彦,戏曲里的陈三和五娘,《张生彩鸾灯传》的张生和美佳人,董舜民笔下的大小姐与“檀郎”,甚至“豪放派”的辛弃疾也玩“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钟情后,总想把时间留住,分分钟都腻歪在一起,哪儿也不去了。于是,定情呗。

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爱情没有“私人定制”,婚姻亦无“私订终身”。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定情难订,于是乎,钟情分分钟后多是别情,“忍把檀郎轻别。一回佯怒,一回微笑,小婢扶行怯”。这一别,日月笼中鸟,乾坤水上萍。

至于来年,是继续“千百度”搜索,还是“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虽不是命,亦非个人和爱情力所能及。借用楚霸王的话:乃天绝我爱,非情不及也。

爱情是一种经历,烟花记得。那些绚烂的情事,坐在心跳上,一边绚烂,一边陨落。

Tags:偷情 钟情 爱情 元宵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