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亳州网通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嫂子

2017-02-22 09:39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接着嫂子打来电话,号码显示地址是北京。嫂子在电话里说,儿子儿媳都在北京工作,她和王大哥也都退休了,安心带孙子,孙子都上小学一年级了。接完嫂子电话,就忙着和陈辉联系,约好今年夏天,喊上几个老战友,一同回秦皇岛老部队,看看老领导们。

◎贺建军

午饭后,倦怠之际,习惯性地捧本书,迷迷瞪瞪不甚了了地读着。

微信里有人加我,名字不熟,就没在意。三番五次地继续加,加就加吧,咱就从了,要发现是搞推销的、色情的,再拉黑删除也不迟。原来是一位不太熟悉的战友张文传,行伍出身就是干脆,直来直去直奔主题——要我手机号码,说原先部队里的嫂子找我。我赶忙言谢,迅速告知手机号码。

接着嫂子打来电话,号码显示地址是北京。嫂子在电话里说,儿子儿媳都在北京工作,她和王大哥也都退休了,安心带孙子,孙子都上小学一年级了。又说了其他好多。打完电话,我们又互相加上了微信。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在离家千里之外的秦皇岛当兵,刚到部队,免不了要买些牙膏、洗衣粉之类的日用品。在军人服务社,一位大姐操着巢湖口音,主动问我是不是安徽兵?我说是。大姐很高兴,大声和她同事说,看,我又来了位小老乡。就这样,刚从新兵连分到部队,我就找到了这大姐老乡。

大姐的爱人在机关里当处长,她让我们几个一同来的安徽兵喊她嫂子,全然没有一点处长夫人的架子。嫂子和王处长都是安徽巢湖人,乡音未改,淳朴依旧。在部队里,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那可全是真情实意啊。

王处长许是严肃惯了,虽常常对我们这些小老乡露出笑颜,我们依然有点怕他。咱是新兵蛋子,人家可是正营职的大处长。在部队里,官大一级都是了不得的,何况差了这么多级。好在后来见多了嫂子支使王大处长干点小活,我们才渐渐的不由自主地神气活现了许多。

当兵四年,才两次短暂的探亲假。平常还好点,每逢中秋节、春节这样的节日里,难免的特别想家,想家里的亲人。嫂子总是能找出让人很难拒绝的理由,喊我们去她家吃饭。算下来,在嫂子家蹭饭不计其数,尤其是我和陈辉,都在机关里,离嫂子家近,抬抬腿就去了,厚着脸皮就吃了。现在想来,那时候脸皮是怪厚的,怕是城墙拐弯都不止了。嫂子心灵手巧,做家务活像模像样,家里洁净温馨,菜也烧得好吃。

秦皇岛的冬天比合肥冷很多,好在有暖气,加上我们年轻,套上件毛线衣就不冷了。那年月,毛线衣是要家里人亲手打的。嫂子就像我家里的亲人,费心费力帮我打了毛线衣,还不止一件,量身定制,温暖牌的,穿在身上,温暖那是杠杠的。

一桩桩,一件件,太多让我感动的回忆,让我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感受到温暖。

心动不如行动。接完嫂子电话,就忙着和陈辉联系,约好今年夏天,喊上几个老战友,一同回秦皇岛老部队,看看老领导们。再去北京见见嫂子和王大哥,好好喝顿酒,好好叙叙旧。

Tags:嫂子 部队 老乡 处长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