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中国亳州网通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故乡的水是一粒种子

2017-02-23 09:17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可儿子不习惯农村生活,还一直埋怨这里的饭食有股怪味,今早竟然要求到县城去吃肯德基。直到进了县城,他才开口说道:“我不想吃肯德基了,我想到您上学的那所中学看一看。”车行至那处水源地时,男孩忽然叫停。这是父亲的水,爷爷的水,故乡的水。

◎邢洁

男孩犹豫着,没有去接他递来的水。他便一仰头,自己一饮而尽。

三天前,他带着妻儿从上海回广西农村老家过年,他们已经有三四年没同他一起来了。他特别希望能和儿子共同分享回归故土的喜悦,毕竟,这里是他们家族的根。可儿子不习惯农村生活,还一直埋怨这里的饭食有股怪味,今早竟然要求到县城去吃肯德基。

他告诉儿子,县城离家十公里,要想去,他们得走着去。“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每周都要走这么远去县城读书。怎么样,你行不行?”男孩接受了挑战。

通往县城的乡村公路修葺一新,比三十年前的境况不知好了多少倍。田野风光让男孩感到新奇而兴奋,拉着父亲问这问那。

太阳暖洋洋的。走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两人又累又渴。突然,他指着前方大声说:“马上就能喝到全县最好的水了!”男孩循声望去,就见一潭清水,辉映着阳光,澄澈如玉液琼浆一般。兴安县是湘漓两水的发源地,有着丰富、优质的地下水资源,全县境内有四处水质最佳的水源地,他们面前的就是其中之一。

男孩惊讶地看着父亲蹲下身,用手捧着水,大口大口贪婪地喝着,然后把一个空瓶灌满水递给儿子,笑着说:“从前去县城上学,每次路过这里都要喝个饱。你也尝尝!”“这水没有烧开,会不会喝坏肚子呀?”旁边一个当地人很自豪地应声答道:“放心吧,这是拿钱都买不到的好水。我们这里从爷爷喝到孙子,一天不喝就想得慌!”男孩终于喝下第一口水。“呀,这水真好喝!”他惊喜地叫了一声,随即便咕咚咕咚地狂饮起来。

喝足了好水,也打足了精神,父子二人继续朝县城进发。一路上,他触景生情,不断地跟儿子讲述那些回忆起来有趣、当时却心酸的陈年往事。

“初一那年因为肚子饿,上课总听不进去,一有机会就跑那边树林里打鸟蛋吃。”

“学校的午饭不够吃,我又抢不过别人,就想了一个办法,第一碗盛少一点,尽快吃完,这样盛第二碗的机会就大多了。”

“九岁那年,家里半年没吃肉,我领着你二叔三叔去河里捞鱼,三叔小,掉进水里差点淹死。奶奶流着眼泪,一边打我,一边熬鱼汤。”

男孩听呆了,一直沉默不语。直到进了县城,他才开口说道:“我不想吃肯德基了,我想到您上学的那所中学看一看。”

这一趟走下来,足足三个小时过去了,父子俩饿得前胸贴肚皮,冲进一家米粉店狼吞虎咽。他冲儿子调侃道:“现在吃不出怪味道了吧?”“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您说得太对了,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

返程时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因为男孩两只脚都磨出了水泡。车行至那处水源地时,男孩忽然叫停。他下了车,一瘸一拐走到水潭边,像父亲那样蹲下身,用手捧着水,大口地、虔诚地喝着。他分明感到,这清冽甘甜的水好似一粒种子,若干年后将在他的体内开花结果。

这是父亲的水,爷爷的水,故乡的水。喝了这口水,就永远是这片土地的子孙。

Tags:男孩 县城 儿子 父亲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