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青龙山记忆》 (下)

2017-03-21 10:04 作者:李桂平

核心提示:匆匆于灯下 握手 2017.

青龙山记忆 之(七)

也该算是一段粉红色的记忆吧。                                学业初成之后奔赴工作岗位,成家立业已是面临的人生重要一环,能安居乐业理所当然堪称完美,在青龙山我没有大家所期望的圆满。

曾与好伙伴谈论处女朋友话题,说是第一次见面一定要讲“我特别欣赏你的性格”这句话,即赞美了对方,又显出自己卓尔不群。我不以为然:这终身之事,是要牵手一生,相伴一生,当以真面目示人,单靠玩文字说话技巧岂能长久?      

老实说, 我喜欢长发飘飘,更看重两情相悦。                                                        有同事热心,牵线于我,是烈山区的,与之初见,互不生厌。为挖掘两人的共同点,增进了解,我在催促中再去单位找对方,但让她生气的是我叫错了姓,生生把“况”喊成“唐”,真的不该。每当想起,总要自责,我歉疚了很长时间。       

有意思的是,我从此与“梅”结缘。     

第二次是同事丈夫刘从光介绍的,家住青龙山铁校附近的焦化厂,对方穿着稍入时,见面时彼此有过一次顾盼,一视而过,都没有使对方相吸的地方。    

还有一次是李校长介绍的。是在淮北车站,和我一样同属外地,名字还带“梅”。校长很用心,带我一起去的,在人家家里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我好像仍然没有投入。虽说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可我总觉得对不住人家,也对不住校长。      

期间,还有高善智校长,顾荣华老师不辞辛苦,为我出力帮忙,可都没促成。个中原因既有使自己敷衍的理由,不如意的身高是一方面,再者我也太不注重外表了,仅此两样就足以使自己一败再败。                                          

我的青龙山之恋至此无奈告终。       

我非常感谢同事,也非常想念同事。工作之外,同事还能热心相助,铸就一次又一次的美好,让我温暖前行,还有什么比这更有分量的呢?!

青龙山记忆 之(八)        

在青龙山铁校居住生活并朝夕相处的大都是本单位职工,但有一位例外,在机务段上班,每天下班后我们形影不离,他就是王晓霞老师的丈夫--纪钊。

纪钊哥是我的第一位书画朋友,喊他老师也不为过。

午饭前后,他总要在宿舍前的圆形水池台上俯身练字,用眼前池水作墨,用水泥台面作纸,挪来移去来回往复着。在等待做饭的间隙中我也会看他写字,边写边聊,聊书事聊画事。

他篆刻很好,经常给我看他刻的印章。我也经常看他刻印,他刻印不用印床,动刀时,铁笔在他手里左切右冲,石章来回挪动,还伴随一些声响:有动作果断的铁笔刻石声,有精雕细刻后的石章转动声,有石章与桌面的磨擦声,有用手轻拂石沫而未尽的吹气声。各种声响第次发出,交织一起,甚是悦耳。我站在一旁,静心观看,感觉是在观赏一次演出,在聆听一首精美的协奏曲。

纪钊哥买来大中小三把刻刀送我,又让我买一本红皮的《青少年篆刻五十讲》,准备要教我篆刻了。

他给我刻过两方印章,都是白文,是姓名章,其中一方金石味特浓,有齐白石笔意,我特别喜爱,一直用着。

周六周日,铁校变得空空如也。我开始重复自己的习惯:坐车30分钟去淮北市里,到淮海路的新华书店或者到二马路的书摊;也常常坐车2小时去宿县(现在的宿州市)。

宿县有一条街,专营书画,我只去那儿,门面都不大,书都是摞着的,但都能看得到。字帖不贵,一般二三元,纸质很好,最贵不过七八元,这样的字帖在眼下都要三四十了。

我有一本书,是钢笔字帖,也是在这里买的,定价1角2分,还在用。现在早已看不到分币了,都进了博物馆,或者被人收藏,成为稀罕的文物了。

青龙山记忆 之(九)

青龙山铁校是蚌埠铁路分局(现已撤消)十三所铁路学校中之一所,地处安徽的“西伯利亚”,但老师工作毫不逊色,全力以赴,都心系教育,忠心耿耿,持之以恒。                         学校里前后两排教学楼上的两个电铃见证了老师的辛苦付出,它静静地立在墙壁高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守时敲打着。在电铃的声声震响中,老师们从办公室走出走进,走进走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奉献着。这铃声,声声召唤着勤恳奉献的老师们,是那么动听那么悦耳,这是是一曲送给老师的赞歌,一曲永不停歇的赞歌;这铃声,仿佛一道道光柱把老师引向绚丽的舞台,光芒映照着老师不知疲倦的身躯,把老师娓娓动听的声音,亲切爱抚的身姿完美地展现了。铃声曼妙,书声悠扬,是老师沉浸于教书育人的最好诠释;门开门关灯明灯灭是老师在辛勤付出。这里,有老师坚实的脚印,这里,有老师从容的身影青龙山铁校老师在平凡岗位上兢兢业业、孜孜不倦,不免让人浮想。

在青龙山铁校,从没有家长找过学校,也没有家长找过老师。有的是家长对学校的信任,有的是家长对老师的称赞。在车站或在列车上,常有人向我们热情招呼,亲近礼让,谦恭敬重,他们都是未曾谋面的青龙山铁校学生家长。想想现在的学生家长有不少对老师横要求竖干涉,真的感慨昔非今比了。

我在青龙山铁校的关爱中成长,在铁校的帮助下进步,在铁校的教导中成熟,我要感谢这个集体。

记忆如海,我只想撷取几片浪花,虽然零碎,很小,微不足道,但同样能显现衷情,能把久久埋藏在我心里的无尽感激和思念全部真挚倾吐。

在青龙山铁校这艘航船中,李玉柱校长不愧为一位受大家爱戴的好舵手,他带领我们乘风破浪,勇往直前。

该向李校长致敬!

我在青龙山铁校两年,1993年家乡亳州建校遂调至亳州铁小,记得在青龙山铁校共事的老师有:

李玉柱   高善智   朱丽华   徐 耘   王齐收    周盛平                       刘广平   李运明  张灵芝   吕 萍    苏 萍    陈素芹

郭德忠   谢金凤  王晓霞   夏明芝    乔连生    李素华

金翠萍   顾荣华  潘云峰   娄俊义  尤建国    潘明平                       黄桂芝   邓 辉   范 辉    陈振伟  

青龙山记忆后序

一次再寻常不过的一瞥,偶然生发了我写青龙山记忆的念头。我是属于内心血脉贲张而外表风平浪静的一类人,总觉得自己在别人眼里是个“不识好歹”的人。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我从别人那里“得到”,就像树木花草得到阳光春风,庄稼禾苗得到甘霖雨露,有诗句说得好: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辉。花草又如何能报答得了春晖的恩惠呢?!受人恩惠,我没有回馈过,能做的只能是念念不忘,怦然于胸,哪有什么回报的机会呢。

我记念着别人的好,把抹不掉的记忆发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有当事人回复我: “有这事吗?”;“我还真想不起来了”;“没想到还做过这等好事”。我的同事全然忘了。我也没想到,没想到的是我再一次感动。

在更新《记忆》的过程中,微友给我不少很好的提示和启发,让我兴奋,恨不得马上行动。倾诉之后,还有意料之外的收获,不错。

还没想到的是我的《记忆》得到了老师的关注,这令我激情满怀,倍增自信。我慢慢回忆着过去,把深情凝于笔端,流泻在纸上,引起了一些共鸣,受到了领导的鼓励,也得到了朋友的支持和好评,非常感谢。

再次谢谢大家。                                                         匆匆于灯下

握手

2017.2.16

Tags:青龙山 铁路 记忆 学校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