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凉爽在左,酷热在右

2017-07-14 09:33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整个公交车厢都被七月热辣辣的太阳晒透了,座椅是烫的,铁扶手是烫的,连同满车的人,好像都被这个闷热的“铁蒸笼”给蒸熟了。可是,因为责任、生活,为了社会、他人,有些人只能置身于七月的骄阳底下,任凭热浪肆虐,却不能退缩。

○王东峰

七月酷暑,满世界热浪扑面。

十字路口,几名头戴盖帽、身穿制服的交警,站在遮阳伞下面指挥交通,几个人的面庞清一色被晒得又黑又红,脸上的汗珠子像是水洗了一般,前胸后背处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滑腻腻地贴在身上,看着都替他们感到难受。

街道上,三名环卫工人正在逐个清理路边的垃圾箱。看年纪,他们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弓腰弯背、汗透衣衫地走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他们不停地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脸上似乎永远也擦不完的汗。

整个公交车厢都被七月热辣辣的太阳晒透了,座椅是烫的,铁扶手是烫的,连同满车的人,好像都被这个闷热的“铁蒸笼”给蒸熟了。车窗开也不是,关也不是。关闭车窗,里边闷热;打开车窗,外面如火烧的热浪一波连一波地直朝人的鼻孔、喉咙里钻,似乎要把人的五脏六腑给灼伤。这天气,这环境,难怪,有一天的电视新闻上,一名女公交司机突然中暑,头晕恶心,极度胸闷,只好中途让乘客下了车。

建筑工地上,一群农民工大都光着脊背,爬高上梯,叮叮当当地忙活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准备弯腰拆开水泥包时,却又赶紧抬起胳膊,蹭了一下快要流进眼睛里的汗;两个拖钢筋的工人,汗津津的脊背上,尽是黑一道灰一道的印痕;那个电焊工,歇工的间隙,撩起衣角擦了把脸上的汗,恶狠狠地骂了一声——“这老天,简直不叫人活了!”骂完,拿起身边的茶杯,咕嘟咕嘟,一口气将满满一杯水喝个精光。

我们的七月,可以选择窝在自己家里,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电扇,开着空调,吃着冰镇西瓜,喝着冷饮,抵御酷热。可是,因为责任、生活,为了社会、他人,有些人只能置身于七月的骄阳底下,任凭热浪肆虐,却不能退缩。七月,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的世界才会依然像往常一样和谐、美好。所以,当我们某天行走在七月街头,不经意间瞥见忙碌的他们时,一定要记着,在心底默默地感激他们!

Tags:七月 脸上 车窗 脊背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