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杨勇印象

2017-07-17 08:41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以“人文山水”的“精英文化”特质,寄托知识分子历史或现实的人文情思;观杨勇的系列散文,我发现其深得余秋雨的章法与神致,却绝无余文的矫情与卖弄。

◎杨小凡

我对故乡热爱文艺的人,一直是悉心关注的。

一个地域艺术人才的成长,离不开这块土地先天的人文积淀;文化氛围就像空气和雨露,似乎看不见又摸不着,但却是艺术人才成长不可或缺的。

文化没有传承就没有积累和光大,传承的主体便是一茬接一茬痴爱并为之努力的人。

某一日,杨勇进入了我的视线。

亳州的两家报纸,接连不断的以整版规模刊发他的纪实文学。认真读后,多是公安纪实类内容。其文字清新、手法熟稔、讲述简约,文字、文风颇为老成。我推测,他年纪不大,应该是在公安和政法口行走。

这些文字冲击我的视野,持续两三年。我便惊喜与激动,亳州又一文化新人横出。

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世纪之交前后那几年。

但接下来几年,我心里却被一件事牵挂着,而且心生疑虑:我几乎很少再见到署名杨勇的文字。这个出手不凡的青年才俊,怎么突然消失了?是官场得意沉醉于酒局饭场,还是投身商海与孔方兄握手言欢呢。总之,我是一直记挂着他和他的文字。

又是某一日,在一个饭局上我认识了他。果与我的了解和判断差不多,出生于七十年代后期的他,英俊儒雅,言谈举止才气毕露。记得,在那个初见的饭局上,我装作不经心地问他几句,关于文字、关于嗜好、关于手头上的事由之类。其实,我是想一探他对文字的热度还有几分,是担心他从此别情移恋。

这几年相熟了之后,才知他有几年真是情有所移,在网络上混迹纵横,而且颇有斩获。

2002年之后,他就不再从事公安题材写作,而是潜于网络,创作以诗词对联为主。他曾任《联都》副站长,后成长为全国排名第一的专业对联网站。曾给起点中文网站写过仙侠小说,并且签约了,反响还不错。但由于上了一个专案,一住乡下两个月,没办法更新,读者跑光,就停止了。

2010年前后,杨勇的文字突然又集束式呈现,大有扑面而来之势。

让人们惊喜的是,他从此开启了大散文的创作模式,而且创作激情、爆发力、文字的思想力量、文本的文学和审美档次,都出手不俗。

引起我细读和品味的有:《药都旧影散记》(《亳州近代人物散记》)《徒河笔记》《还华山》《文人的拒绝》《终南寻隐记》等。

因为对故乡的挚爱和感念,我也写过一本叫《药都笔记》的小说体文字,所以对这方土地的历史和文化自认为是熟悉和有些许研究的。杨勇虽比我年轻十岁,但对历史的探微与深究却令我叹服。我深知,关乎历史的文字书写,颇有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之累。不披阅十百卷,不钩沉纵横,没有独到的思考贯之统之,要想写出让人叫好的文字,是绝不可能的。

散文体的写作,是汉文化的源头之水。夏商之初,虽骈散未分,但散文特质已骨硬筋强、生发蓬勃了。周秦之后,经两汉三国及至晋南北朝,骈散茁壮成长,唐宋之时散文盛景呈高峰凸起。一部《古文观止》足见中国散体文的华章溢彩,凝聚中华文化之瑰丽。

可以说,散文体是中国文字的源头与活水。任何一个汉字写作者,不汲取散文精华和审美意趣,是不可能成就文字和文体正果的。但散文进入明清时代,八股模式已成桎梏,文体的神韵已不忍卒读。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白话文体革新、欧美新风渐进,中国散文又枝叶招展、绽蕾迎新。但进入上世纪六十年代,散文又被所谓“革命体”、“杨朔体”所框范,刚刚生长五六十年的大之气象又现式微。

我倒以为,余秋雨先生开启了中国当代散文创新和振兴之门。尽管当下不少文学大佬和媒体,以他的点滴史误和在“文革”中的被迫之为,对其进行文体和人品诋毁,但我依然对他是崇敬与佩服的。

余秋雨先生的散文从表面上看纪游性极强,但却不是纯然的游记,而是以记游的方式表达对中国历史与现实的文化思考;以“人文山水”的“精英文化”特质,寄托知识分子历史或现实的人文情思;其文意境深邃、气势雄浑、格调高雅,既有韵外之致,又有言外之意,使散文具有特别的启示性意义。

余秋雨大部分散文都有传奇色彩很浓的故事性,袭用了传统小说的技法和观念,使文章跌宕起伏,曲折多变,始终充满阅读的张力,不会感到精神上的疲劳。

观杨勇的系列散文,我发现其深得余秋雨的章法与神致,却绝无余文的矫情与卖弄。这是我欣赏他的主要原由和依据。

杨勇的大散文创作之所以取得如此成就,与其对散文文体的理解是分不开的。对于一个有志于走向创作高端的写作者而言,理论修养和积累是必不可或缺的。杨勇在其《我的散文观》中,已把自己的思考与探索引向了深处。

他说:散文以韵为先,气活了,自生韵;韵定了,气自至,便是好文字。说气韵生动,气或韵,是起脚处;有情有事,情或事,是落脚处;心眼俱大,心和眼,则是根脚处。站稳了这三只脚,才是好文章。

他又说,文字有五种品格,为龙,为虎,为牛,为狗,为猪,依次可论高下。龙以神使,神灵,矫夭,字句遁去,唯见真山真水,风骨情怀;虎以气使,气凝,任意,一鞭一痕,直见画里江山,胸襟丘壑;牛以力使,力朴,守拙,可见本分功夫,意尽辞达;狗以体使,体下,局迫,仅见伧夫家语,不足玩味;猪以肉使,肉肿,混乱,止见力不胜辞,辞不胜意。

散文虽小,也不免想着要倒倾三江之水,捶碎黄鹤楼,不惮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可是,它是如水一般流动的,哪儿有地方可以着力呢?

我相信,杨勇一定是熟读过《古文观止》和《中国历代散文选》的,而且他一定是认真研读过文学基础理论的,一定是在文体创作的过程中反复实验和实践的。不然,他不会对散文写作如此深谙,不会写出这般精美文本。

见新芽知绿色,从一木望森林。

我完全相信,如果杨勇精进不减、胸怀高峰,在做人和散文的创作上砥砺前行,他一定会创造出令人刮目的美文佳构。

因为,他已具备琴棋书画的基本学养;因为,他已具备必需的才华与灵气;因为,他正年轻而且虚怀谦逊。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Tags:散文 文字 杨勇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