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听琴图

2017-07-20 09:07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他们不是架空于前朝大臣太监的弄权,就是架空于后宫外戚的干政,从而家国鸡犬不宁,外族乘虚而入,生灵涂炭。徽宗多才多艺,当年就有李煜再世的传说,但多才多艺做一个文人雅士足够了,但做一个皇帝,还需要很多很多,很多雄性的金戈铁马纵横捭阖。

◎茜荷

我们有一幅传世名画《听琴图》,它出自于北宋一位皇帝之手。不过,这位皇帝命苦福薄,即便退位之后,还是以太上皇之尊跟儿子一道被外族掠去,悲惨地客死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宋徽宗。

如果说人身上的细胞数是一定的话,那能书善画的徽宗赵佶,浑身有着太多的艺术细胞。若论职业,赵佶更适合做一个描龙画凤吟风弄月的雅士,而不是一个经天纬地治国安邦的皇帝。自古有作为的皇帝,都是对外敢横刀立马,对内能杀伐决断。而赵佶没有,他空有皇帝之位,而无皇帝之志,宠信奸臣,荒淫无度。都说大宋江山是被金人灭的,而其实灭大宋的又何尝不是大宋自己。

做皇帝是个难度极高的技术活,不是谁谁都能随便当好的。而偏偏我们的封建体制是家长制,天下是皇帝一家的,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以嫡长传位,首先只要符合了嫡,符合了长,那他就是皇位继承的不二人选,至于他德贤能绩的考量倒是其次。

所以历史上,有很多的皇帝不是因为他有多能干,而是因为他恰巧生得好,而得以荣登大位。而嫡长不一定自带才能(阿斗不就是因扶不起而被耻笑千年吗)于是出状况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后来这类“恰巧”的皇帝,往往都是被架空。他们不是架空于前朝大臣太监的弄权,就是架空于后宫外戚的干政,从而家国鸡犬不宁,外族乘虚而入,生灵涂炭。

不过徽宗是个例外,他是父亲神宗皇帝的第11子,不是一个“恰巧”的皇帝。但他依然迷失在自己的皇位上。治理一个国家是要雄才大略殚精竭虑的。回到他的《听琴图》,我们看到了什么?一身道士打扮的主人公,端坐在一张古琴前,双手款款抚琴,神态安详,一派超然物外。

毫无疑问,这琴声一定是动人的。看他对面的三个听众,两个大臣模样的,绿衣的微仰着头,仿佛在遥望,又仿佛在侧耳倾听;红衣的则听得低下了头,像是在沉思。而那个绿衣者身边的小童,则双手抱胸,神情专注地注视着弹琴者。他们应都各自听出了自己的心声。“此曲只应天上有”,此时此刻,古松如盖,翠竹弄风,香薰缭绕,恍若世外仙境。

徽宗多才多艺,当年就有李煜再世的传说,但多才多艺做一个文人雅士足够了,但做一个皇帝,还需要很多很多,很多雄性的金戈铁马纵横捭阖。所以李煜成了南唐的后主,徽宗成了他国的俘虏,异国他乡屈辱地苟延残生。

现在想来,若那一年他不冠冕加身,若他依旧做他的悠闲皇子,画他的听琴图,写他的瘦金书,大宋是否会有另一个走向?是否就不会有后来的方腊起义,就不会有后来的靖康之耻,就不会有后来岳飞的《满江红》,秦桧的“莫须有”。但历史终是一场不容回头的现场直播。

不知北国冬日那冰天雪地的难捱长夜里,徽宗是不是会偶尔想起他瘦金体题名的《听琴图》,那应该是他最想要的生活吧。携一把红木的古琴,寻一处静幽的山林,约上三五好友,一起抚抚琴,一起喝喝茶,一起看看云卷云舒,日子就这样云淡风轻地过了多好。但历史哪容你再做选择。这是大宋的悲剧,也是赵佶的悲剧。

Tags:皇帝 徽宗 大宋 赵佶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