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人生百味 > 正文

我的启蒙恩师杨学勤

2017-09-08 09:11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老师提个小黑板在教室后墙一挂,一个年级面向后,照小黑板上的作业做,另一边的一个年级上课。杨老师说,说起这个弹痕的来历,还有一个故事呢:当时正值抗战时期,河西园大都是种菜的菜农,浇水靠辘轳。学校离我家有半里地,我一阵小跑到老师家:“杨老师,俺大请您吃饭。”

我的启蒙恩师杨学勤

◎周继强

1947年夏,我出生在义门镇附近小村周寨。

义门唐代曾设真源县。元时,忽必烈在义门西五里驻扎有军队,叫“帖木尔营”,也是义门西边“铁营子”村的由来。义门最鼎盛时期,是水运发达的农耕时代。唐代遗风熏蒸下的义门有多座庙宇,所以它外号又叫“庙儿集”。义门镇河西有条常小街,常小街的“关帝庙”是解放后在义门周围仅存的庙宇。至于它是否兴于唐,重建于清,我不清楚,也无法考证。解放后,除我大姐没上过学外,其余姊兄四人都曾在这座庙宇里读书识字。

我认识的杨学勤老师,就是“以庙为舍,兴学惠民”的河西园第一任国学教员。1951年6月,杨学勤老师22岁。只身来到这里办学,挂牌“亳县常小街初级小学”,隶属于城父中心完小,杨老师是负责人。杨老师有私塾底子,洋学读过初中,应该是当时的亳县大杨区一带少有的高学历者了。父亲那年37岁,是村长。杨老师来河西园办学,在我家搭伙,我不到四岁光腚时就认识他。我大哥十四岁读书,跳级读完四年级,到城父读了两年高小,自此远去桂林铁路上谋一份工作,当了段长。这当然与杨老师的启蒙教育有关。

当年我曾恭敬、羞怯地为杨老师端饭、递烟、送茶……熟悉的动作,现在回忆起来,依然温馨。

1954年8月,小学已经发展为两个复试班,老师也增加到两名。新添了一名学生,就是我。

我父亲周玉泰是河西园第一代翻身农民,第一位共产党员。那年春,父亲参加了安徽省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代表大会,载誉归来,他希望后代都读书。一场暴雨之后 ,高小毕业的大哥把光屁股玩水的我拉回家,给我穿个紫色短裤衩就送去报名。之后,大哥远走,我未来生活的轨迹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学校共两间教室。一年级时,西厢房是我们的复试教室,“泥墩子,木台子,中间坐俩土孩子”就是当时对教室最真实的写照。老师提个小黑板在教室后墙一挂,一个年级面向后,照小黑板上的作业做,另一边的一个年级上课。

到了二年级,我就和四年级大哥一个班大殿里上课,旁边就是神龛宝座:关公一手捋胡须,一手翻《孙子兵法》……旁边站着周仓、关平。周仓执青龙偃月刀,关平掌印。门后头还有金刚怒目,呲牙咧嘴。要不是一群男孩子互相仗着胆儿,一个人谁也不敢来这里玩的。在这大殿里,我上了两年课。杨老师代我们语文和体育,韩老师代我们的算术和唱歌。印象中,没有图画课。

刚解放时,私塾遗风尚有, 打骂体罚学生的现象很普遍。杨老师治学严厉,但他从不打骂学生。

“六一”儿童节,杨老师给我系上红领巾,并发给我小糖块两枚,让我记忆隽永。

1954年,母亲患白内障失明了,二姐也无法继续读书了。当然,两位老师也不可能在我家继续搭伙了。自此,杨老师举家都从大杨集搬过来,在学校大殿东头,加盖两小间房子居住。杨老师老母亲半身不遂,自己的两个女孩一个男孩,仅仅靠那几个薪水养活一大家,很是吃力。杨老师有位当兵的弟弟,是个解放军军官,经常寄钱过来接济他家。

庙宇后头,杨老师在大坑边子上开有一块菜地。杨老师和师母经常课余打理,小园子一片葱绿,菜蔬不断。老师一家生活清贫,但十分和睦。

关帝庙的大殿后墙,有一块日本鬼子的炸弹留下的伤痕,直径有一米多,呈放射状。中间弹坑深有大半块砖,像是一个反着的大斗笠。杨老师经常教育我们,这是“民族的记忆”,要我们时刻不忘民族仇恨。杨老师说,说起这个弹痕的来历,还有一个故事呢:当时正值抗战时期,河西园大都是种菜的菜农,浇水靠辘轳。几丈深的水井,井绳在辘轳轴上要缠绕二十多圈,空水筲一往下放,辘轳和轴的铁圈在高速转动中旋转撞击,就会发出“哗哗”地响声。驻在河东义门北头的日本鬼子,只当是八路游击队打机枪哩,瞄着西南涡河对岸我们上学的“关帝庙”就是一发迫击炮。于是,就留下了这个记号。

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只要区、乡有重要客人,简单的农家饭招待,父亲基本上都请杨老师作陪,当然我是“交通员”。学校离我家有半里地,我一阵小跑到老师家:“杨老师,俺大请您吃饭。”我不仅是小小看客,而且成了周、杨两家友谊的见证人。

1966年,我师范毕业,成了河西园靠读书弄到“铁饭碗”的第一人。七十年代初我结婚,杨老师和几位大队干部都是我家仅办一桌喜宴的座上宾,还记得他们送给我们的婚礼纪念品是两支金笔和一套《毛泽东选集》。

1991年,我已经是一家大型煤矿的工会主席了,工作特忙。母亲生病,那一年我回家八次,为母亲请医生看病,输血。有次杨老师亲自动手钓了一盆河鱼,送到我家,让我们熬鱼汤为老母补身体,我家倍感温暖。

现在,杨老师离开我们六年多了,他虽是一个普通的乡村教师,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光华却让我永志不忘。

作者:周继强,2007年退休。曾任淮北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

Tags:老师 义门 我家

责任编辑:bzbsmmy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