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风雨夜

2017-09-28 08:50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陈大妈瞪大了眼睛:“不行,说啥我也得去看看田婆,不行让她到咱家住一晚……” 陈大妈披上雨衣,深一脚浅一脚冲进风雨里。“喂,等等,你这死婆子,俺和你一块儿去……” “呜——”一阵狂风卷来。

◎郭广华

“咔嚓——轰隆——”一道闪电,一阵雷声。

这是立夏以来的第一场雨,更是十几年来罕见的一场暴风雨。

“他爹,这么大的风雨,田婆在破庙里怎么熬啊?”陈大妈轻轻推了推男人老耿。

“咸吃萝卜淡操心,她又不是你爹娘,赶紧睡觉……”老耿生气地背过身,离开妻子远远的。

田婆为避灾荒,仨月前来到张围子村。她六十多岁,但腰身健朗,精神矍铄。自打住进村东头破庙后,陈大妈就隔三差五给她送些粮食衣物,田婆也帮着陈大妈做些缝缝补补的活,不知情的,还以为俩人是一对亲姐妹呢。

“呜呜——轰隆——”一股风声,一阵雷声。

“他爹,破庙七窟窿八漏风,万一倒塌怎么办?田婆可就危险了……”

“瞎嚷嚷啥?你可怜她,谁可怜你,咱住的也不是高墙大屋,咱不也是茅草土屋吗……”陈大妈话未说完,就被丈夫抢白了一顿。

“咔嚓——轰隆——”又是一阵雷电袭来。

陈大妈瞪大了眼睛:“不行,说啥我也得去看看田婆,不行让她到咱家住一晚……”

陈大妈披上雨衣,深一脚浅一脚冲进风雨里。

“喂,等等,你这死婆子,俺和你一块儿去……”

“呜——”一阵狂风卷来。

“咚——”一声巨响。

借着闪电,老耿分明看到:屋后的大杨树已拦腰折断,巨大的树头砸在屋脊东北角上,那恰恰是自己的床头位置。

 

Tags:田婆 陈大妈 破庙 老耿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