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秋雨,嘀嗒窗下

2017-10-18 08:37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田野、树木、村落在丝丝缕缕如纱般飘洒的秋雨中,呈现出水彩画般的宁静和淡雅,而那打着红伞在秋雨中伫立于枫桥边欣赏美景的少女,更突出地点缀了秋雨的静美和绮丽,自有一种“雨打芭蕉,浸湿了瑶家的梦”的美妙的意境。

◎佚名

我喜欢雨,可是偏偏不喜欢看雨,而是喜欢躲在屋檐下,静静地听雨。

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静静聆听窗外的漉漉秋雨,雨嘀嗒在雨棚,滑落在窗台上,敲打在树叶上...发出不同的声音。或许正是这样的情境,才能引起我听雨的共鸣,才能让我可以静静地享受这一刻物我两空的境地。

雨只适合闭着眼睛听而不适合看。看雨,你只能欣赏到的是“雨雾锁晴川,遥岑两茫茫”或者是“雨水蓄成溪,屋檐挂珠帘”的形象而已。而听雨却不一样,它不需要走出室外,只需一临窗的屋室,就能让你深深地体会到雨的美妙之处。听雨,让我想到故乡的老屋;听雨,把我带回童年时故乡的雨季。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些值得品味的回忆,或是亲朋好友相聚时的举杯共饮,或是远离家乡多年后,踏上故土心灵的那一次触动。

老屋的房檐盖的全是厚厚的灰黑色青瓦,当雨打在上面时,声音会随雨势的急缓而发出不一样的声响。夏天的雨迅而疾,屋瓦发出阵阵的雨鸣,时而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时而如万马踏浪般激昂;秋天的雨细绵,青瓦会发出夜里蚕咀桑叶的嘶嘶声。秋天的雨,迈着轻柔与和缓的脚步,从“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天边走来,从“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寒山走来,从“惊秋远雁横斜字”的暮色中走来,它朦胧了山,朦胧了水,用细密的雨丝清理着夏的喧嚣与燥热,亦用细密的雨丝织成了一幅幅宁静悠远的画图。你看,她滴落在平静的湖水中时,那一圈圈梦幻般扩展的涟漪是多么的精美;她滚动在无瑕的荷花瓣里时,那一滴滴晶莹透亮的雨珠是多么的雅致;她流淌在墨绿的枝叶间时,那微湍的细流又是多么的清凌;田野、树木、村落在丝丝缕缕如纱般飘洒的秋雨中,呈现出水彩画般的宁静和淡雅,而那打着红伞在秋雨中伫立于枫桥边欣赏美景的少女,更突出地点缀了秋雨的静美和绮丽,自有一种“雨打芭蕉,浸湿了瑶家的梦”的美妙的意境。

儿时的雨天,奶奶总不许我像其他孩子一样去岸边尽情地享受雨中嬉闹的快乐,但奶奶总是给我讲述很多离奇怪诞的故事。我当时很是好奇为什么奶奶会知道这么多?每次我总是在沉醉中渐渐睡去。醒来后,雨还是没有停下的意思,而我却不气恼,而是喜欢那种寂静的雨声,因为它似乎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雨声还带给人一种静寂的感受,这种静寂并不是可怕的孤独,而是充满活力的实质。

老子的一句名言说得恰到好处:“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

古人听雨,不仅仅听的是雨声,听的还是一种韵。这样高深的境界既建立在深厚的文化底蕴上,更是建立在丰富的人生经历上。

沉浸于听雨的时光中,竟不觉夜已深矣。起身望向窗外,秋雨飘飘洒洒,雨声不断,白日的点滴多融入了夜雨的述说中,心中便多了一份从未有过的平静与愉悦。

Tags:秋雨 雨声 发出 奶奶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