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霜降

2017-10-24 08:38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怀抱一大疙瘩红薯,就好像擎着整个生活、揣着甜蜜的日子。做红薯片,吃薯叶,刨薯丝,打薯粉……几乎整个冬天,铁锅里煮着红薯,灶膛里焖着红薯,瓷碗里扣着红薯丝。而红薯就地打了个拨浪翻了个身,卷土重来——你看街头的烤红薯,目前涨到了五元一斤!很早就知道,春播夏种秋收冬藏。

◎杨崇演

季节不等人。是的,霜降不期而至——把炎热的天气彻底浇凉了,秋老虎跑得无影无踪。

白露为霜,果实变甜。水凝结成霜,无味;而霜煞过的瓜果蔬菜特别清甜,那真是撒了一层糖霜啊!

父亲是位老农民,对节气尤为敏感,每年到了这个节气都要感叹: “经霜的白菜赛羊肉。”像父亲一样种田的农民,哪知道“官不可无此味,民不可有此色”的故事,哪又会懂得“凌冬不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的诗意?他们只晓得经霜的白菜特别饱满青翠、味鲜爽脆。

霜降到,甘蔗俏。经霜的甘蔗更甜,文能养生,武能防身。食之甘甜,甜到心窝。小时候,还曾用它做少林棍。想起来,心中总是美美的。

“拔萝卜,拔萝卜。嗨吆嗨吆,拔萝卜,嗨吆嗨吆,拔不动,小姑娘,快快来,快来帮我们拔萝卜。”一首《拔萝卜》的儿歌给我们带来几多欢乐。可你知道萝卜什么季节最好吃?——“处暑高粱白露谷,霜降到了拔萝卜。”秋后萝卜赛人参。霜打后不但清脆水灵、鲜脆爽口,还有股回味悠长的丝丝甜意。

不光是萝卜,还有红薯,经霜后是格外的脆生生、甜蜜蜜。乡人有谚语:霜降的红薯,甜似蜜。过去,红薯是救命粮,庄户人家全靠它生活。每当挖红薯的时候,人们和红薯一样涨红着脸,兴奋着,激动着。怀抱一大疙瘩红薯,就好像擎着整个生活、揣着甜蜜的日子。

做红薯片,吃薯叶,刨薯丝,打薯粉……几乎整个冬天,铁锅里煮着红薯,灶膛里焖着红薯,瓷碗里扣着红薯丝。那年月,有红薯相伴,真好,因为有它,不再饿肚子了。

只是,三十年河东又河西。人们现在不愁吃不愁穿的,反而什么东西都吃不出好胃口了。而红薯就地打了个拨浪翻了个身,卷土重来——你看街头的烤红薯,目前涨到了五元一斤!还常有美女摊前排队,秀色可餐矣!

很早就知道,春播夏种秋收冬藏。而霜降,恰好是承担了由秋至冬的一架桥梁。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奶奶在世时,每年秋天床底收藏的,浮着糖霜的柿饼,总能勾起我肚中的馋虫。

久经风霜,虽然沧桑,倒也是一种阅历。蔬菜经霜,口味好,腌制成小菜,不易腐烂。

一年补透透,不如补霜降。霜降四大名补除了柿子,还有板栗、红枣和山楂,写来令人暖心。

霜,是万物中不可或缺的。

有首歌,唱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每个成功者的背后,无不有一段不可复制的人生际遇,就像遇到霜降——虽有苦,终会甜。

果经历霜,更甜。同样,历史只会眷顾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而不会等待犹豫者、懈怠者、畏难者。

Tags:红薯 霜降 萝卜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