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厚重亳州 > 传说故事 > 正文

涂家胡同

2017-10-27 08:38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涂保坤见此异样天气,想起长工的话,再看东家,心中暗自惊疑。况且,牛犊在母腹之中,尾巴蜷在脑门上,尾巴尖正好盖在顶门,容易产生误会。 东家说:“不瞒先生,我原来也去考过,自以为才学过人,谁知天下才子太多,根本排不上我。 次日一早,涂保坤辞过东家,无情无绪地骑驴上了路。

□张超凡 搜集整理

在花戏楼东边有座咸宁寺,两座建筑中间,从前有一条小街,称“涂家胡同”,后来这里办了咸宁中学,胡同就在院子里的位置,几经沧桑,荡然无存。

“涂家胡同”的命名,是因为一个人,他叫涂保坤,是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奇人。

明朝时,涂保坤考取了秀才,之后,三次考举人均未中式。自以为满腹经纶、怀才不遇的他,就弃了举业,专门研习阴阳八卦、天文地理之类的玄学。他天资高超,文学底子深厚,又勤奋好学,广访名师,几年下来,涂保坤得了玄学精髓,打卦占卜,百发百中;仰头看天,知晴知雨;低头察地,知风知水。被地方人士奉为大师,他自己也颇为自许。

这一年,朝廷向民间征选“钦天监丞”,普天下的阴阳先生都可应选。涂保坤自负才学,认为十拿九稳,亲友邻居又在旁窜唆,就背着行囊,骑一头毛驴,上了赴京应选的大路。

这一天半晌午,他走到了黄河以南一带,正赶上一个大村子地主晒粮食。这财主家大业大,打麦场有几亩地宽绰,上百个长工一口袋一口袋从仓库里往场里扛小麦,摊在场里晾晒,足足有几万斤之多。涂保坤看看万里晴空,掐指叠纹一算,不好!中午此地有暴雨!这要是暴雨一来,哪里收得及?几万斤小麦可就泡水里了。

他赶紧上前,拦住扛口袋的长工:“且慢,且慢,快告诉你东家,今日不可晒场,中午有暴雨来袭,到时收拾不及,可就坏事了。”长工不以为然,扶着肩膀上口袋说:“谢谢这位先生好意,东家也说了,中午有雨,可这雨,只下到北地里,这南场里无雨,晴天大太阳,不耽误晒麦。”

涂保坤还没问下文,东家已经从庄里走了出来,一见涂保坤秀才装束,打拱问好,说:“中午有雨,路上有泥,先生何不在鄙庄喝茶小住?请!”

涂保坤心里有话却不好讲,就随东家到了庄里客厅,喝了一会儿茶。到了中午,摆上酒饭,天热,桌子就放在院中树下。涂保坤无心喝酒,一心留意天气变化。酒不过三巡,只见天上飘来一块黑云,耳听得咔嚓一声惊雷,院门口下起了大雨,穿过雨帘向南一看,村南晴日朗朗,一片阳光灿烂;向北一看,雨幕茫茫,大雨如注。涂保坤见此异样天气,想起长工的话,再看东家,心中暗自惊疑。

这场雨一直下到傍晚,东家挽留涂保坤住下。吃晚饭时,几盅酒喝罢,东家说:“我想和先生玩个游戏。”涂保坤点头应允。

饭后,东家领着涂保坤来到牲口屋里,指着一头黄牛说:“这头牛今夜生产,我已排出牛犊的花纹、雌雄和下生时辰,写在纸上。先生不妨也算一算,咱赌个玩笑,看看谁输谁赢。”涂保坤用心推算了一番,把结果也写在纸上。两张纸叠成方块,放在一个茶盘子里。

到了半夜,黄牛生产了,生了一个黑毛白花的牤牛犊,尾巴尖上挑着一朵白花。两人打开纸一看,时辰、花纹、雌雄,都算得一模一样,只有一点不同:涂保坤算的是牛犊脑门上有朵白花,东家算的是牛犊尾巴梢上有朵白花。这牛犊分明是脑门无花,尾巴有花,涂保坤输了。

涂保坤暗暗佩服,虚心讨教。东家说:“牛为丑土,雄牛为阳土,生在子时,又为阳水;头为首阳,阳极生变,而变为阴;尾为阴极,故此,阳变为阴,首变为尾,白花就开在尾巴尖上了。况且,牛犊在母腹之中,尾巴蜷在脑门上,尾巴尖正好盖在顶门,容易产生误会。算到你这个地步,先生已经是高人了。”

涂保坤诚心诚意地说:“东家知天识玄,才学过我多矣,何不去京城考取钦天监?以东家才学,那是必中的呀!”

东家说:“不瞒先生,我原来也去考过,自以为才学过人,谁知天下才子太多,根本排不上我。故此息了心思,种几亩薄田,读几本闲书,教教子孙,自乐自娱了。”

次日一早,涂保坤辞过东家,无情无绪地骑驴上了路。走到中午,来到黄河岸边,下了驴,见渡船远在对岸,就牵着驴闲逛。见路边竖着一块大石碑,石碑南边太阳底下睡着一个大汉,齁声震天,睡得正甜。涂保坤心里一悸,掐指一算:“不好,这石碑一会儿要倒!”赶紧把驴拴在一边,上前用手推那大汉:“仁兄,仁兄。快快起来,这石碑马上要倒!再不起来,仁兄危矣!”

叫了数声,那大汉睁开眼睛,打个哈欠,伸伸懒腰,说:“你瞎咋呼啥呀,扰人清梦!石碑要倒,我能不知道吗?它是午时二刻向北倒,你没看见我睡在南边吗?倒了也砸不住我啊!”

话音未落,那块高高的石碑訇通一声,向北倒了下去。那大汉拍拍身上的土,看了涂保坤两眼,趿拉着破布鞋扬长而去。

涂保坤呆了半晌,仰天长叹一声:“天下之大,人才辈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解开驴缰绳,背上行囊,照原路返回了亳州。

回家后的涂保坤闭门不出,刻苦钻研天文地理,又过了几年,技艺精进,星相占卜、奇门遁甲,无一不精,简直成了未卜先知。家乡人说,要不是一副肉身子坠着,他早就飞升成仙了。于是,人送外号“涂半仙”,真名反倒没人叫了。

涂半仙名声太响了,他居住的那条小巷本来无名,后来人就称其为“涂家胡同”。一直叫了几百年。

涂家胡同现已不存。其大概位置,约在现今的“粮坊会馆”左右。

Tags:涂保坤 东家 保坤 石碑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