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凉的凉

2017-11-06 08:50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李丹崖 线装书告诉我 天下最凉,凉不过 雕梁画栋,满屋红妆的新房 却等不来醉酒的新郎 厚厚的山峦在讲述 天下最凉,凉不过 夜雾笼罩的村庄 旅人连连打转 却找不到灯火的方向 我在影视剧里 看过黑白影像 颗粒度很大的幕布 一只麻绳秋千 晃呀晃 来回间光阴转换了模样 李宗盛的...

◎李丹崖

线装书告诉我

天下最凉,凉不过

雕梁画栋,满屋红妆的新房

却等不来醉酒的新郎

厚厚的山峦在讲述

天下最凉,凉不过

夜雾笼罩的村庄

旅人连连打转

却找不到灯火的方向

我在影视剧里

看过黑白影像

颗粒度很大的幕布

一只麻绳秋千

晃呀晃

来回间光阴转换了模样

李宗盛的作品里

我读过

一个女人的那扇门那扇窗

电光、石火、秋凉

那凉字呀,它嫁给了秋

这凉呀,啧啧啧

瞬间就冰封了想象

土台摔成的课桌里

仍有孩子在不停嚷嚷

那声音宛在耳畔

充满了王家卫电影

一样的昏黄忧伤

锈迹斑斑的磨头

被20年前的铁锤敲响

那是乡村里母校的模样

我经常顶着风雪

踩着那样的铃声

去追一个马尾辫

她来自邻近的村庄

有一年,秋来

芦苇开满了白花花的发霜

我从灰黄的郊区溪边

拽出了半截芦根

用整整一包雪茄的火光

钻了几个圆孔

坐在城市十六楼的阳台上吹响

鸽群阵阵

我从它们的翅羽间

读到了时光的凉

时光的凉呀凉

转瞬间一锅沸水

就成了半盆蹄冻、一碗冷汤

凉得把人烫伤

Tags:模样 时光 村庄 李丹崖 羽间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