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厚重亳州 > 传说故事 > 正文

“玉子井”和“龙沟”

2017-11-10 09:00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朝廷杀了涂半仙儿子全家,鸡犬不留,斩断了尚未长成的小白龙,留下了一条又深又陡的“龙沟”。然后,在“龙沟”附近一口气建了八座庙宇镇压王气。所以,亳州老辈子人一代代的传下一条谚语:亳州要得发,八座庙一齐扒——就是想把镇压的王气释放出来。

“玉子井”和“龙沟”

□张超凡 搜集整理

花戏楼是俗称,本名大关帝庙。花戏楼西边是铁货巷街,门前向东走,是咸宁街;向南有小花子街、老砖街两条横街;中间一条“大花子街”直街,空中鸟瞰,如同汉字中的“王”字。当地居民称其为“王子街”。王子街西头,南北街以西、咸宁街以南的拐角上,有一口井,如同“王”字右下角下点了一点,成为“玉”字,俗称“玉子井”。

咸宁街向东,到头,原来有一条深沟,穿过城墙下部,直通涡河底,人称“龙沟”。

这“玉子井”和“龙沟”,都和涂半仙有关,是涂半仙死后留下的痕迹。

传说,涂半仙到了晚年,已经精通天地玄机,轻易不出山给人指点。他有一个儿子,整天缠着他说:“爹,你一辈子名气在外,不知为人看了多少风水宝地,点过多少龙脉,你就不能给自己家点个龙穴,也好让后世子孙发达一番?”

涂半仙说:“孩子,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风水虽能改变命运,但主要还得看此人命中可有富贵,祖上积德是厚是薄——如果强占龙脉,等于是逆天行事,不但于事无补,不能纳福,反会招来不测之祸!不可,不可!”

儿子哪里服气爹爹说的话,整日杵在床前,啰嗦不休,连儿媳妇也苦苦哀求。时间一长,涂半仙烦了,叹一口气说:“算了,你们也不要烦我了。我明年正月初八就要回归星海了。你们非要逆天行事,一再固执己见,我也没法,只好遂了你们的心意,至于后果如何,那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唉,凶多吉少,自求多福吧!”

歇了一歇,涂半仙指着屋门说:“这堂屋门西旁,就是一穴龙脉。我死之后,不要用棺材,不要穿衣服,赤身裸体,用芦席裹着,头朝下,竖在门后头,一百天不能动——家中如有怪异,一不要惊恐害怕,二不要大惊小怪。天机不可泄露,此事断不能让外人知道!”儿子一一答应下来。

涂半仙毕竟只是“半仙”,闪过了年,初七那天,他索要香汤,沐浴已毕,喝了一壶酒,初八早上,盘膝而坐,气绝而去。

儿子按照爹的嘱咐,买来芦席,弃去棺材,不穿送老的衣裳,就要裹起来。几个闺女不愿意了:“爹爹一世英名,人称‘半仙’,岂能赤条条一丝不挂而去?真是岂有此理!”

儿子说不过姐姐们,只好打个折衷,为涂半仙穿了一条短裤头,腰里系了一条丝带,算是穿了衣裳。然后,秘不发丧,用芦席捲了尸身,头朝下,脚朝上,倒竖在了门后头。

过了两个多月,家里平静如常。到了第三个月,家中喂的老黑狗突然“疯了”,爬上房坡,对着天上狂吠不止,一连几天,吵得四邻八家不得安泰。到了第九十五天,老黑狗更是疯狂,跑到房顶,从房屋脊这头跑到那头,一刻也不停歇,“汪汪汪,汪!汪!汪!”白天黑夜,不吃不喝,嗓子叫哑了也不停。唤也不下来,给它再好的狗食也不吃,邻居都跑到门前说怪话,可把涂半仙的儿子气坏了。他一咬牙,取出了弓箭,一箭把黑狗射了下来,剥了皮,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狗肉,几条街才安静下来。

晚上射死了黑狗,第二天早起,突然来了一队兵马,包围了涂家胡同。原来,南京钦天监夜观天象,有真龙天子将要在亳州出生。一个多月以来,朝廷派兵马进驻亳州,明察暗访,但总是不能确定位置。到了后来,随行的“老天师”老是听见天上有虎啸龙吟,索性连方位都查不准了——正在着急,忽然就没有了干扰,马上确定了方位,派兵围住了涂家,大人孩娃,一个不剩地捉了,然后一点点搜查,在堂屋门后边发现一卷芦席,提起来一看,已经空了,下边有一个深洞。于是,征调民夫,顺着空洞往涡河底下挖,挖了一百多丈远近,挖了一条几丈深的陡沟,一直挖到了河底,挖出了一条已经长成的小白龙,头角已全,四爪已成,但有一只龙爪被一条丝带勾住了,没能伸直,还差三尺就能够到涡河之水——龙接了水,就天地自由、无人可制了。老辈人惋惜地说,要是涂半仙的儿子不给他穿那条裤头、不系那根丝绦,小白龙就接到涡河的水了,那就成了。

朝廷杀了涂半仙儿子全家,鸡犬不留,斩断了尚未长成的小白龙,留下了一条又深又陡的“龙沟”。前来的钦天监官员又方圆左右相看一番,说:“此地王气甚盛,还要镇制。”就在王字街口打了一眼深井,破了“王”字,成了“玉”字街;然后,在“龙沟”附近一口气建了八座庙宇镇压王气。

所以,亳州老辈子人一代代的传下一条谚语:亳州要得发,八座庙一齐扒——就是想把镇压的王气释放出来。

Tags:涂半仙 儿子 黑狗 芦席

责任编辑:bzbsmmy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