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怀念分食的岁月

2017-12-01 09:14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父亲却不懂孩子的心情,慢悠悠地用刀切去带着瓜蒂的圆圆的一块瓜皮,然后用这块瓜皮反复蹭磨菜刀上的铁锈,接着父亲目测了西瓜长度的中心,拦腰一刀,“啪”的一声,西瓜炸开了。父亲的刀法娴熟,不偏不倚把瓜分出许多大小相同块数,先拿去奶奶的那份,我们终于可以开吃了。

怀念分食的岁月

◎王爱玲

夏天,我和老公、孩子都爱吃西瓜,有时买的瓜小一点,便两人承包一个,一刀切分两半,一人持一把小勺,舀着吃。我常知足地想:如今的吃法是多么奢侈与幸福!

小时候,生活窘迫,父亲偶尔给我们买些零食。家里有六个孩子,不管有什么好吃的,大家都要围坐在一起分着吃。我感激父亲的公平,他不像别人家的父亲,吃东西都让家里的男孩多吃或男孩吃女孩看着。但由于僧多粥少,即使母亲、父亲常常舍去自己的那份,我们仍然觉得吃得不够尽兴:月饼要等分成像分数圆形解析图那样;买一包带壳的炒花生要查清个数,一人几个去分。

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夏天,那天父亲赶集,可能是生意特别好,心情高兴,便买回一个西瓜。我们见了异常欢喜,偷偷咽回已到嘴边的口水。见父亲去洗瓜,我们便早早围坐在桌边,等着父亲切瓜。父亲却不懂孩子的心情,慢悠悠地用刀切去带着瓜蒂的圆圆的一块瓜皮,然后用这块瓜皮反复蹭磨菜刀上的铁锈,接着父亲目测了西瓜长度的中心,拦腰一刀,“啪”的一声,西瓜炸开了。“好瓜,沙瓤!”父亲不由赞叹道。看到红里带着“闪钻”瓜瓤,我们体内的馋虫已经八爪挠心了。

父亲的刀法娴熟,不偏不倚把瓜分出许多大小相同块数,先拿去奶奶的那份,我们终于可以开吃了。

还没怎么品到味道,我们各自的西瓜已经到了肚里,只有二姐还在那里不舍得吃,手拿大半块瓜,一点点地啃着。最不该的是她边吃还边向我们炫耀,看着她得意的样子,小哥火上来了,伸手一甩,“嘭”的一声把二姐的瓜打到了地上,二姐立刻惋惜地哭起来,跑到厨房找妈妈告状。等妈妈从厨房里拿着笤帚出来,小哥早已不见了踪影。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西瓜常有,而聚首不常有。当年的那些垂髫顽童,而今已是青丝夹花,因为工作,天南地北,多年也难得见上一面,更别说像小时候那样聚在一起了。想起那一截时光,我的内心充满了温馨与怀念。

有时两个孩子斗嘴,老公总是责骂,我制止道:“随他们去吧,如今的小事,将来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美好回忆。能在一起斗嘴也是幸福!”

Tags:父亲 西瓜 孩子

责任编辑:bzbsmmy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