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我家的小院

2017-12-05 08:58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绿色玛瑙般的葡萄慢慢由小变大,一大串一大串地垂挂在叶子底下,稍稍一抬头,沉甸甸的葡萄串似乎就要碰到你的鼻尖。

◎岳艳

我家住在涡河岸边的一个小城里。受城市化影响,人们纷纷搬到新城区高楼上去生活,而我们一家依然居住在涡河堤坝旁的老城区。住房虽然不是那么高大气派,道路也不算宽阔平坦,但我依然喜欢有自己一方天地的家,特别是我家的小院。

春天,暖暖的阳光洒满整个院子,家人陆续搬出在屋里过冬的花花草草。一时间,走廊里,过道旁,就连院子里围起的菜地边,都挤满了大小不等、形状不一的花盆。各种花草在久违的暖阳下,抬头微笑,踢腿伸腰。不几天,它们就抽出新的枝条,挂满鼓胀的花蕾,开出鲜艳的花朵。桃红的杜鹃、洁白的栀子花和马蹄莲、红似火的天竺葵和菜地里开出的黄色菜花一起,招来许多蜜蜂和蝴蝶,她们时而在花间飞舞,尽情地展示迷人的身材;时而在花蕊驻足,亲密地说着悄悄话。每天出门上班和下班回家,感觉到亲吻你裙角的金边吊兰的枝叶,看到向你绽开笑脸的小花,任你有再多急需办理的事情,都忍不住停下匆忙的脚步,轻抚几下它们翠绿的嫩叶,深吸几口它们芬芳的花香。

夏日,小院里最抢眼的就数那两大盆太阳花了,它们被婆婆种在淘汰不用的瓷盆里,盆口较大,利于太阳花的分枝开叉。夏天的太阳起得早,照得太阳花儿笑,它们在阳光下展开大红、橘红、玫红、淡黄、雪白、紫罗兰等各色花瓣,姹紫嫣红,煞是好看。还有紫色的金达莱,一树火红的石榴花和羞涩地藏在葡萄叶间的白色葡萄花等等,都在院子里热热闹闹地争相开放着。除了花卉,春天里栽下的各种蔬菜苗也结出果实:在叶子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辣椒,挂在架上长长的豆角,三个一撮、五个一簇低着头的番茄……在这些蔬菜中,全家人最喜爱的莫过于那三沟韭菜了:紫色的根,绿色的叶,浓郁的香,在上茬韭菜饺子的香味还未散尽时,下茬又在向你争宠似地点头颌首了,迫使你不得不考虑:今天吃韭菜盒?或是韭菜包子?要么韭菜炒蛋?这时的小院,既是花园,又是菜园。

最应浓墨重彩的当属小院里的葡萄树了。初夏,它用宽大叶子和长长的枝条为我们搭起天然的凉棚。绿色玛瑙般的葡萄慢慢由小变大,一大串一大串地垂挂在叶子底下,稍稍一抬头,沉甸甸的葡萄串似乎就要碰到你的鼻尖。暑气逼人的间隙,秋天迈着款款的脚步走来。这时的葡萄开始向人们奉献它的甘甜,它的醇香。暑假在家午睡正酣的我,常常被鸟鸣声吵醒。我极不情愿地推开窗户:原来这些小家伙是被果香吸引,趁大家午睡,呼朋唤友、携妻带女,享用美味来了,居然还兴奋地唱起歌来!面对我手舞足蹈虚张声势的不断吆喝,它们可能司空见惯,就那么歪着小脑袋,瞪着圆圆的眼睛,挑衅似的和我对望着。哼!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们这些小东西?等我穿着拖鞋呱嗒呱嗒走向小院时,它们却扑棱棱一哄而散,留下的是气急败坏的我,还有架下被啄落的葡萄。其实它们身体娇小,哪里能吃下多少?但是这串叨叨,那串啄啄,糟蹋的却不少。真是拿它们没办法!睡意全无的我,只好手举剪刀,剪下最香最甜的那串,来安慰一下自己貌似受伤的心灵(偷笑中)。待香甜的颗颗葡萄一入口,你哪里会想起冬日给葡萄树剪枝的辛苦,何曾还会想到春夏漫长的等待?

小院里,除了葡萄,还有那一树密密麻麻压弯枝的枣儿,不注意淑女形象咧嘴大笑露出红红牙齿的石榴,你挤我碰,争着让人去采摘。此时,我家的小院又俨然成了香气四溢的果园!

伴随着落叶轻盈的舞步,冬已悄然而至。但小院里,青翠欲滴的四季青,绿油油的芫荽,像士兵一样的蒜苗和小葱,依然葱葱茏茏。大雪纷飞后的冬日,古铜色的葡萄枝和碗口粗的竹子架上,落满白雪,犹如盖上了厚厚的棉被。我轻轻地扒开地上的积雪,捉迷藏似的青菜扬起笑脸,一抹醉人的绿直往你眼睛里钻。拔掉几棵鲜嫩的蒜苗和芫荽,洗净切碎,洒在滚沸的羊肉汤里,那个香、那个鲜、那个美,无以言表。屋内热气缭绕,院里银装素裹,恍惚间,小院就是童话里的仙境!

我爱我家的小院!

(后记:政府为了改善市民休闲娱乐的环境,意欲修建滨河公园,谨以此文,纪念即将被拆迁的小院。)

Tags:葡萄 小院 韭菜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