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大雪,神的目光

2017-12-07 09:26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雪纷纷扬扬,我总觉得“纷纷扬扬”这个词太好了,甚至可以从中听到雪的声响,雪中的声场太足了,古人说“蝉躁林愈静”,其实,雪落天地都一片安谧,这时候,凭栏看雪,而后,翻开袁枚的《随园食单》,做两道菜,应和这满目的雪景,天地之间的味道就更隽永了。

◎李丹崖 

大雪纷纷,苍茫大地,瞬间戴上了纱帽,这是大自然的神奇换装秀。若苍穹与大地是一副神奇硬盘的话,那么,下雪就是格式化还原的别样方式。

雪一落,人的心分外安静,静到能听见雪落的声音。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个吻,雪落在大地上、草木上、河流上、人肩上、万事万物上,如同在亲吻这一切。

李娟有本书,名叫《九篇雪》,雪原来也是可以用篇来数的,每一篇雪,都有不同的故事,每一篇雪都有不同的内涵在里面,甚至是每一篇雪的美,都令人神魂颠倒。

有一个古老的故事,被记录在《世说新语》里,被人分享了千百遍,今天,我还是想把它分享在这里,那就是《雪中访戴》: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下雪了,喝得大醉,忽然想去看看戴安道这位友人,立刻乘小船前往,到了门前,并没有敲戴安道的门,就回来了,乘兴而去,尽兴而归,足矣。是的,这份兴致,没有辜负那晚的雪景。

透过这篇小文,我们不难发现,雪落时,人的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王子猷,特别容易释然,特别饱含智慧,这一切,都离不开雪的功劳。

有人说,大雪如席,是神的目光,他们以这种可以触摸的方式来俯瞰大地,这话我信,在中国的北方,一年的好雪景,被人称之为“瑞雪”,在吉兆,是造物主的青睐,在她的瞩目下,五谷丰登,康乐美满,多好的一场仪式,这样的“目光”,简直是来送福祉的。

同样是大雪,特别值得让人推敲的文字还有张岱的《湖心亭看雪》,大雪整整落了三日,湖中,人与鸟都不见了影踪,这时候,驾一叶小舟,穿上厚厚的衣装,船舱里生上炉火,到湖心亭去看雪。这是多好的雅致!

雪落,天地寥廓,人与舟楫,都是湖中的微小粒子,或者是小黑点而已。到了湖心亭,发现还有两个人,铺着毡子,温酒对饮,太让人大喜过望了,酒斟满,来来来,一起吃上三大杯,吃毕返回,连船夫也感慨说:“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雪一落,有雅兴的又何止是二三人?

我格外喜欢皖北的雪景,皖北的雪景与山、水中的皆不同,虽然少了几许悠远意境,却多了几重人间烟火。雪落下来,整整一夜,翌日,看雪被盖在麦苗上,并没有完全覆盖,露出的麦苗尖尖,似睫毛,与这方天地对视。

雪下的村庄,奔跑在雪地里的黑狗,袅袅的炊烟,谁家厨房里飘过来的小鸡炖蘑菇的香,都是这个雪天最好的告白。

雪纷纷扬扬,我总觉得“纷纷扬扬”这个词太好了,甚至可以从中听到雪的声响,雪中的声场太足了,古人说“蝉躁林愈静”,其实,雪落天地都一片安谧,这时候,凭栏看雪,而后,翻开袁枚的《随园食单》,做两道菜,应和这满目的雪景,天地之间的味道就更隽永了。

Tags:大雪 戴安道 湖心亭 天地 相公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