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厚重亳州 > 传说故事 > 正文

涡河的传说

2017-12-29 08:53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意念一动,思一更奇之法,拉开裤子,对着老子的道观撒了一泡长尿,以尿水为引子,行阴阳坎离之法,坎水生离火,离火生丑土,尿水混合了黄河之水,浑浑汤汤,从西北方向直冲而下。王三哥拎起铁锅,对准黑泉,用力抛了下去,只见神锅滴溜溜迎风见长,变成了小山一般大,哧溜一声,扣住了黑泉。

◎张超凡 整理

涡河,是咱亳州的母亲河。她横贯西东,穿城而过,西有龙潭,幽深沉静;东有曲涡,嘉树晴明,给城池赋予了山水灵性;六条支流对称南北,南有油(河)洺(河)赵(王河),北有武(家河)杨(河)包(河),既像涡河巨龙的龙须龙爪,可以行云布雨,又似涡河依附的彩带,五彩缤纷。旱能蓄水灌溉,涝能排水入淮,使亳州自古以来,大多风调雨顺,丰年为多。养育了亳州人民,滋润了亳州大地。

关于涡河,自古传说故事很多,主要有两个:

传说一:

盘古开天辟地以前,宇宙一片混沌。鸿钧老祖修炼无数个混沌,历劫而来。他教化了三个徒弟,分别是道德天尊、元始天尊和截教教主。道德天尊即为太上老君老子,他创立了道教。元始天尊盘古创立了阐教,手下拥有玉虚十二门人等弟子。通天教主创立了截教,手下弟子也有如雷公、电母等能人无数。

武王伐纣时,阐、截两教弟子多数参与了战争,截道弟子支持无道昏君纣王,逆天而动,在战争中死伤略尽。三兄弟也闹翻脸了——老师鸿钧老祖出面,教训了截教教主,批评他不该逆天行事,约束不力,支使门下弟子助纣为虐。老师罚他重新入凡尘修炼,并派老子下界指引师弟归入正路。

太上老君下了天界,暗自思量,师弟截教教主性格太过孤高要强,得想办法煞煞他的性子,养性以修命,最终,不辜负师父的一片苦心。就抢先一步,在截教教主历凡之地,涡河岸边,化成一座道观,等着师弟前来应化。

截教教主受到师父教训,本来内心郁闷万分,费尽心血教成的门下一众仙人弟子,被姜子牙的诛仙剑诛杀殆尽,怎不心疼?师父又偏向两个师兄,不但不给自己撑腰,反而要自己到尘世重新修炼,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满心委屈,出了三十三天,手搭凉棚,按师傅的指引方向看中了一块宝地,心想,就在这里建一座道观,静养几年吧。

等到他按落云头,在亳地上空一看,自己看中的风水宝地上已经建好了一座道观。再仔细一看,原来是师兄太上老君的道场!不由得勃然大怒,咬牙切齿说道:“李耳啊李耳,你的徒弟欺负我的徒弟,姜子牙这孩子一点儿不留情面,挥动诛仙剑斩将封神,大多数都是我门下弟子啊!师傅偏心,反而教训我一顿!这倒也罢了,你在师傅面前说的好好的,不计前嫌,助我再修大道,乖乖,唾沫星子还没干就先下手为强,抢占了我的道场风水!这才一眨眼工夫,道院你都建好了!好,好!你欺人太甚,也不要怪我不留情面!待我淹垮你的道观,冲碎你的神像,叫你片瓦不存!”一挥袍袖,就要引黄河之水直冲下去。意念一动,思一更奇之法,拉开裤子,对着老子的道观撒了一泡长尿,以尿水为引子,行阴阳坎离之法,坎水生离火,离火生丑土,尿水混合了黄河之水,浑浑汤汤,从西北方向直冲而下。黄水咆哮,山崩地裂,平地冲出一条深河,大水直冲老子庙而去。

老子一看,坏了,师弟又误会自己了,眼看一场大水平地而来,不知道多少黎民百姓要遭罹祸患,急掐道诀,以指作剑,避开村镇,在老子庙旁划出一道深河,把滔天的黄水束进了河道,一直流到荆山脚下,入了淮河,进入海道。可是,水头虽入了河,浪涌仍如山高,呼啸不下。

老子无奈,只好取出自己炼丹的鼎炉,口朝下扣住了浪头,化去了截教教主的“坎离填补”之法。截教教主一看,法术被老子所破,脸色铁青,“哼”了一声,飞身而起,择地另修道场去了。

这条河,传说是截教教主尿溺混合黄水而成,所以,河里的水始终浑如尿汤,诨名“黄河”——最早叫这条河为“浪荡渠”。写《水经注》的北魏郦道元,还称它为“阴沟水”、“浪荡渠”。

而老子觉得,这件事自己没有处理好,没有完成师命,思虑不周,提前修建道场,惹怒了师弟,才导致水淹十数县,是自己的过失,就称这条河为“过河”,静思己过。

老百姓不这样认为,觉得老子为人谦让,以仙家法力巧妙化解了一场水灾,救人无数,为镇住水浪,还把自己炼丹的锅(鼎)镇水里了——圣人无过。只是丢了锅,未免可惜,就称这条河为“锅河”,有饱学先生说,“锅”为金旁,金能生水,河水再生水,未免水气太过了,易生水患,不如改为“水”旁,是为“涡河”。

直到如今,涡河就一直叫了下来。

传说二:

亳州老城北边,原先有一条无名小河,只有几丈宽,水量不大,后来,因为亳州侠客王三哥为民除霸,擒住了为非作歹的黑龙,这小河才慢慢变成了一条大河。

亳州自古繁华,殷商做过都城,历代富庶,商业发达。不知哪朝哪代,亳州城出了一个恶霸,姓洪,单名一个非字,欺行霸市,家财万贯。仗着有钱有势,就养了一帮打手,整日游手好闲,在街上窜来窜去,看见入眼的好东西,伸手就拿,看见美貌的女子,就抢。因为买通了官府,洪非虽然长期霸女欺男,衙门里却装聋作哑,老百姓告状无门。

那时节,北城门外住着一位侠士,名叫王三哥,自幼练武,行侠仗义,很得百姓爱戴。王三哥见洪非横行乡里,官府也不闻不问,早就动了为民除害的念头。

一日,王三哥进城买布,正碰见洪非带着一帮子无赖在街上调戏一个民女,很多人暗抱不平,却惧怕洪非,不敢出手相助。王三哥拨开人群,挤了进去,搭眼一看,一个妙龄女子站在街心,青布衣裙,干净利落,被洪非一伙人围在中心,皱着柳叶眉,圆睁杏核眼,一脸怒气,却没有胆怯之色。

这时候,洪非一脸淫邪,上前一步就要抓住女子的手。王三哥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叼住洪非的手腕,微一用力,洪非发出一声惨叫。一帮子流氓无赖一见主人被拿住,一哄而上,却被王三哥拳打脚踢,一会儿功夫,地上躺倒几个。其他人拥着洪非抱头鼠蹿了。

被救女子上前施礼致谢,说:“我家住正东青龙山,姓青,叫青芝。壮士将来如有难处,我一定鼎力相助,为你解忧克难。”说罢飘然而去。

再说洪非,被王三哥坏了好事,还挨了一顿好打,心里哪能咽下这口毒气!唤过手下恶汉,趁着傍晚天昏,把王三哥回家路上的独木桥从中间锯断了,自己躲在桥柱下,手持钢刀,等待王三哥。只要他一落水,就给他个乱刀分尸。

当晚,王三哥在朋友家喝罢酒,趋着月明地回家,想着白天做的善事,心里痛快。踏上独木桥,刚走到中间,“咔嚓”一声,桥梁断了。王三哥人落空中,心里不乱,两手一抓,扣住了两头的木板,身子悬空却没有落水。洪非一见,跳起来一刀劈去。王三哥双腿一屈,避过刀锋,右腿弹出,一脚踢在洪非胸口上。洪非想叫还没叫出声,就“扑通”一声,落在水里淹死了。

洪非死后,阴魂不散,变成一条黑色恶龙,潜在河底淤泥中,时时兴风作浪,祸害百姓。王三哥带领大家广邀铁匠,支起洪炉,打造了七七四百九十把几尺长的大滚钩,下到了河底。黑龙作浪时,被滚钩钩住了,疼痛难忍,爬到岸上喘粗气。大家手持刀枪,一拥而上。黑龙一见,吓得一扭身子,拼命钻到了深土中。

它伤了肉身,无法从地底下再钻出来,却毒心不死,化成一股黑色的泉眼,从土里咕嘟咕嘟冒涌出来。泉眼很大,有一搂粗,黑水打着漩涡往上冒,一夜之间,大水汪洋,淹了几个村庄。

大家着急上火,怎么也止不住黑泉。人们根本靠不上边儿,隔着老远抛石头,连石头都能冲走。王三哥情急之中,忽然想起那个叫青芝的女子临行前说的话,“如有难处,我一定助你解忧克难”——那女子青布衣裙,举止不凡,肯定大有来历。值此难关,王三哥只好借一匹骡子骑着,一路打听,向青龙山奔去。

青芝正是东海龙王的女儿——小青龙下凡,早知亳州有难,已经在路上等着王三哥了。二人一见,青芝不等寒暄,就取出一件东西递给王三哥,说:“它是我家东海底的一口神锅,空中一抛,就能锁住黑泉了。”说罢,从头上摘下一朵黄花,吹了口气,变成一只小船,让王三哥和他的骡子坐上去,用手一指,忽忽生风,船飞了起来。等王三哥再一睁眼,已经来到黑泉上空。

王三哥拎起铁锅,对准黑泉,用力抛了下去,只见神锅滴溜溜迎风见长,变成了小山一般大,哧溜一声,扣住了黑泉。几人高的水柱子呼哧一声沉到水中,连同大锅一起不见了。

由于黑泉肆流,原来的小河变成了一条大河。老百姓不忘神锅的功劳,为河取名叫“涡河”——自古相传,涡河从来没有淹过城,叫“人不入锅”。  讲述:叶秀岭、薄志文、马洪等

Tags:王三哥 洪非 截教 教主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