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亳州道教

2018-01-10 09:08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在谈到亳州·谯城的宗教情况时,从事道教研究的汪方六先生一脸唏嘘,几分沉痛,几分无奈,几分惋惜地说,在天下道源之地,在老子、陈抟之乡,天空中竟然没有一丝道教气息,飘扬的都是基督教的声音,实在不堪。

○超凡

八年前,安徽省社会科学院接受省政府委托,调查基层宗教分布情况。到亳州的调查组一行五人,带队的是访美学者余宗颐先生。其他四人也都是学者,各有专长,有的研究外国宗教,有的研究佛教,有的研究道教。因分工联系这块工作,陪同他们在乡镇调研了几天,相处甚欢。在谈到亳州·谯城的宗教情况时,从事道教研究的汪方六先生一脸唏嘘,几分沉痛,几分无奈,几分惋惜地说,在天下道源之地,在老子、陈抟之乡,天空中竟然没有一丝道教气息,飘扬的都是基督教的声音,实在不堪。

我亦愕然,回味一下,斯言不虚。我们城乡之间,基督教堂有好几座,教友活动十分活跃。而本土的宗教——道教,一座香火之院也没有。亳州城虽有一座道德中宫,但,既没有道士修行,也没有一丁点宗教科仪。

我们本土的宗教,竟然凋敝如斯!

话及道教,聊的话题不免深入,汪先生问我使用哪一枝《易经》“起卦”,随口答曰“火珠林”。我亦问他使用哪种方法,他告诉我用“九方卦”。

我又愕然,因为没听过这种占卜方法。

汪先生更愕然:陈抟老祖的家乡,你们竟不知道九方卦吗?它是陈抟老祖创立,代代相传,极其简单,又极其准确啊。

一说起算卦,陪同的一位同志甚有兴致,要求汪先生为其占卜一卦。汪先生也不推辞,说,你随便说一组数字吧,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随意说一组就行。那干部张嘴说出“二五八”。汪先生说:“你要问何事?”那干部说:“我问财。”汪先生说:“你今年有一注财,一定是七。”那干部本来有些懒懒地歪坐在椅子上,闻言,呼隆站了起来,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汪先生说:“卦理如此。”原来,那干部和人合伙做生意,昨天才分了红利,正好是“七万”,难怪他惊异。汪先生又说:“你还问啥?”“我问家人健康。”汪先生断然说:“你父母健在,你妻子长期患病,不能工作。”那干部再次惊站起来,的确,他妻子患病十几年了,长期病休,不能上班。

还问了许多,涉及私事,不能详述。不过,后来都一一应验。

当时我很惭愧,作为老子和陈抟的乡人,道家和道教的发祥之地,我们对家乡文化竟然陌生如此,传承已断,岂言它哉?

静下来想一想,亳州的道家学问,中国的道教,为何衰落了?汉唐宋三朝,当政一千多年时间,道教可都是国教的。反复琢磨,觉得道教的衰落,应该源自元末明代,刘福通、韩山童起兵造反,使用的武器,似乎就是道教,而且揉进了佛教,依托的白莲教,杂糅了两教有号召力能笼络人的东西,教众达到几十万人,包括朱元璋等,都是佛道教徒。最终,造反派建立了明朝。朱元璋称帝后,作为清醒的当世之人,他对道教的“造反性”焉能不知?岂能不防?所以,明代虽然也册封龙虎山天师府,但规格远远低于宋代,到了清朝,大约只有“副局”的待遇了。

韩林儿在亳州创立“大宋”,建元“龙凤”,首先拆的就是太清宫的材料为自己建造宫殿,作为道教的信徒——尽管改换了名称,竟然把教祖的庙宇拆了,可谓大逆不道。所以,亳州道教的衰落,直到灭绝,大约就是在这时、在这里,埋下了祸根吧。

Tags:道教 汪先生 宗教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