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回家的农民工兄弟

2018-02-05 08:53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尽管碗里都是白乎乎的面条、红红的辣椒,连最便宜的青菜、豆芽也是凤毛麟角,但他们依然吃得津津有味,单薄的衣服阻挡不住额上的汗珠,有的再吃上几瓣大蒜,那痛快劲儿不亚于任何山珍海味。回家的农民工兄弟,祝你们一路顺风!

◎寇俊杰

进入腊月,街上的农民工渐渐多起来。他们大多背着编织袋,上面依稀还有“XX化肥厂”或“XX面粉厂”的字样,鼓鼓囊囊的,从袋口的裂缝里能看到里面蜗牛壳一样的被子卷儿。他们虽然离家很长时间,但脸上仍然是黄土地的颜色,手大且粗糙,布满了蛛网一样冻裂的血口子。寒风虽烈,但他们的步伐还像进城时一样矫健。走在大街上,他们是另一种风景。

我家在火车站附近,离年关越近,见到的农民工就越多。有看着还是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也有五六十岁、头发花白的老人,更多的是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老、幼打工者让人心酸,中年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压力可想而知,但他们一路说笑着,为了省下一块钱的公交费,三五成群,宁愿步行几个小时赶到火车站。然后,留一个人看行李,其余的人去买票。不一会儿,他们捏着票,高高地举过头顶跑回来,那满脸的笑容,仿佛一只脚已迈进了家门。看时间还早,就在附近找一个卖烩面的地摊,三元钱一大碗,用筷子剜了辣椒,再倒上醋,热气腾腾地吃起来。尽管碗里都是白乎乎的面条、红红的辣椒,连最便宜的青菜、豆芽也是凤毛麟角,但他们依然吃得津津有味,单薄的衣服阻挡不住额上的汗珠,有的再吃上几瓣大蒜,那痛快劲儿不亚于任何山珍海味。吃完饭,几个人还要争着付钱,又仿佛每个人都是大款似的。

此刻,我相信农民工兄弟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们按时拿到了工钱,付出得到了回报,这就足够了。这些钱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少之又少,一年血汗挣来的工钱恐怕也抵不上有钱人的一顿豪宴,酷暑严寒的工作环境也远不及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里舒适,但这一切对农民工兄弟又有什么关系呢?谁都阻挡不了他们对幸福的理解——拿到工钱,回家过年!

我们常说“知足者常乐”,而身处滚滚红尘中的痴男怨女又有几个能超越名利,摆脱世事烦恼呢?从这一点说,农民工兄弟是世间的强者。他们对生活的认识简单而又实在,像沟畔崖顶的野酸枣,不顾地贫水穷,冬寒夏热,到了秋天,红果依旧枝头灿烂。

回家的农民工兄弟,祝你们一路顺风!

Tags:农民工 工钱 兄弟 辣椒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