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弟弟

2018-03-07 08:37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这资料里流淌着弟弟多少的汗水,凝聚着弟弟多少的心血呀。后来,也是从弟媳口中得知弟弟一个眼睛近乎失明了。有朝一日,我希望带着弟弟到北京去看眼睛,让弟弟重见光明。姐姐永远是姐姐,弟弟永远是弟弟,就像那棵亲情树一样,你若是枝,我就是干,而爹娘就是我们的根呐。

◎刘影

前几日,听说出门打工没三天的弟弟又回来了,我的心一下蹦到嗓子眼——怎么,有事吗?正在忙碌中的我火急火燎地赶紧给弟媳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弟媳、弟弟异口同声地说:“没事儿,那边下雨没活就回来啦!”多么轻松的回答!多么牵强的附会!我很是怀疑。总感觉哪儿不对头。于是,到了周末,就慌里慌张地从集市上买点中午吃的饭菜去弟弟家。

一路上,思绪把我带到我们姐弟俩上中学的时代。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的我们,一前一后的都考上了中学。因为我从小是一副弱不禁风又乖巧懂事的乖乖女,从小爹娘很少让我干农活。我们要到离家七里地的集上的中学上学,每周日我们姐弟俩就背着娘蒸好的馍馍,带着半袋子红芋和父亲给打的煤油,弟弟总是背着最重的,我背着书包,徒步去学校附近租住的出租屋。说是出租屋,说白了就是搭的那种简易马鞍房。

也许是我成绩比弟弟好点,也许是我从小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也许是我的争强好胜的秉性吧,弟弟把时间都让给我,让我多看书。记得每次放学回到住处,弟弟总是已经把饭做好,锅碗也总是弟弟承包。那时就知道家庭困难,家里户户都是用煤油灯照明,也许是那时的年幼无知,也许是那时真的不懂,光知道弟弟眼睛近视了,看啥东西有时不由自主地歪着头斜着眼看,可是弟弟从未要求去配副眼镜,直至今日。

转眼间到弟弟家。进门后我呆住了,为了不让爹娘看到他受伤的脚后跟,弟弟用两贴肉色创可贴把脚后跟贴住了。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敢问也没敢说出来,因为我怕年迈的爹娘知道弟弟脚受伤了担心。

做饭时,弟媳烧火我炒菜,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弟媳告诉我说,一天晚上,弟弟出门干活。活干完后天已经快黑了,眼睛不好的弟弟被迎面而来的一辆飞快的摩托车给撞倒在地,一下把弟弟脚后跟切掉半个,好在有层皮连着。弟弟是个心善之人,请求他们把他拉起来后让对方走了。自己回到临时租住点后睡了三天也不见好转。给弟媳打电话时说漏嘴了,这才回来的。

说得我一阵酸楚。

思绪又带着我飞向中考那年。那是二十六年前的冬季,由于种种原因,弟弟辍学出去打工了,我继续我的求学路。

一个午后,我刚刚吃过饭,就听说有人找我,说快考试给我送几本复习资料。我激动得一路小跑,心想:是谁在这个时刻给我送资料?这可是雪中送炭呀。我一路小跑着到达涡河码头时,我凝固在那里了。老远看到弟弟骑着破旧的自行车,穿着单薄的冬衣,脸被凛冽的寒风吹得发紫,手里紧紧地抱着几本书!我接过书一看,是语文、英语、数学、物理、化学五本考试习题集,总定价竟37块钱!那一刻我激动得泪眼模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那个年代的37块钱呐,弟弟你也真舍得呀。

当时我不知道,也没问弟弟是如何骑自行车跑到六七十里地外的学校找到我的,我也没问弟弟累不累、渴不渴的,就听弟弟说,快去学校吧,我还要赶回家呢。过后我才知道,弟弟当时在外面打工,一天不吃不喝才挣到7块钱。这资料里流淌着弟弟多少的汗水,凝聚着弟弟多少的心血呀。也就在那一刻,我在心里面暗暗发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年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亳州幼儿师范学校。

后来,也是从弟媳口中得知弟弟一个眼睛近乎失明了。我又不敢告诉爹娘实情。我只是对爹娘说,你们的儿女都已经成家立业,生活也都过得很好,唯独你们唯一的儿子现在生活虽然能说得过去,但是身体不怎么好,眼睛也是大问题。还有弟弟的儿子现在也在上大四。

爹娘沉思片刻后说,如果能治疗好弟弟的眼睛,二老愿把毕生积蓄全部拿出来。

有朝一日,我希望带着弟弟到北京去看眼睛,让弟弟重见光明。到那时,我想对他说,弟弟,不要拒绝你的姐姐。姐姐永远是姐姐,弟弟永远是弟弟,就像那棵亲情树一样,你若是枝,我就是干,而爹娘就是我们的根呐。

Tags:弟弟 弟媳 爹娘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