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消灾

2018-03-13 08:35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张三觉得王五说得有道理,钱是买不来友谊的。张三怕刘春花的巴掌甩过来,如果甩到头上,一定很疼的。第二天,刘春花往张三口袋里塞了一万块钱。张三之后得到确切的消息,刘春花打牌输了两万块。刘春花满面春风进了家门,张三攥紧的拳头却松下来。张三想,花钱消灾。

◎韦如辉

打牌三缺一,急坏三个人。王五喊张三过来凑个手。

张三说,不会。张三说不会,其实是牌技不精,至少跟王五他们一帮牌友相比差远了。

王五跟其他两个牌友一起起哄,怎么说不会呢?上次跟李四他们还打呢?

还是三年前的事,李四叫过来凑个手。如今,李四已当了领导。

张三脸红了红,好像自己说了谎。有个深知朋友重要的人士说,有朋友走遍天下,无朋友寸步难行。这句话像印章一样刻在张三的脑子里。

输了五百块钱,张三心疼得像掉了一块肉。张三在心里算了一笔账,五百块钱可以买一件好上衣。张三捋了捋上衣的袖子,起毛了,张三没舍得换。五百块钱可以安排一顿饭,上次吃了朋友的,人情还没还。张三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又算了一笔账。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哎呀,五百块钱可以办好多事。

张三疼得嘴里吸凉气,似乎被蝎子蜇了手。

张三下意识地一甩手,哎呀,手甩到茶几棱角上,流了血。

刘春花走过来,抱怨张三,怎么这么不小心。随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创可贴,给张三贴上了。

张三奇怪,刘春花口袋里怎么会有创可贴?她怎么知道我的手指会碰烂?张三的思想开小差,手指的疼痛轻多了。

张三没敢说,自己输了五百块,他怕刘春花呸呸呸。

王五他们再找张三凑个手,张三把手举起来,告诉他们手烂了。

王五看张三的眼神怪怪的。

张三刚进家门,刘春花就问张三,你是不是在单位得罪了人?

张三挠了挠头,回答说没有呀,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

刘春花没说听到什么,也没说没听到什么。她反问张三一句,他们经常聚会咋没叫上你?

刘春花说的他们,肯定指的是王五他们,他们打完牌,喜欢聚一块喝酒吹牛。

刘春花肯定碰到过他们。他们也许故意调侃刘春花:你家的张三呢?是不是把他养起来了?张三不在场,对于他们的嘴脸,再清楚不过了。

有一次,刘春花很慷慨地掏给张三五百块钱说,拿着吧,跟他们打个牌取个乐,人生不就是那么回事嘛。别把钱看得太重要,钱是人挣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刘春花说得一套一套的,张三听得一愣一愣的。怎么回事,曾经,为了一百块,刘春花跟他生了一个月的气。那一个月,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张三憋坏了,差一点到按摩房找个小姐发泄。

王五再找张三凑个手,张三爽快地答应了。王五他们高兴得不行,抱着张三的头就亲,就差啃下一块头皮来。

五百块钱又输完了。张三说,不打了,下次吧。张三说的下次,是想等刘春花再开恩。

王五说,钱不是问题,我借给你。友谊才是最重要的,张三同志啊,友谊是可以用钱买来的吗?

张三觉得王五说得有道理,钱是买不来友谊的。

张三输了借,借了输。到年底一算账,乖乖,借了王五一万块钱。

一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字,张三急得抓耳挠腮。

张三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刘春花问,有事?

张三说,没事,我一个小科员,能有什么事?

干嘛像掉了魂?刘春花不满地翻了一下身,该不会又养小三了吧?

刘春花这句话,像一根针,戳到了张三的疼处。

前些年,张三确定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被刘春花发现并及时处理了。

张三只有实话实说,欠王五一万块钱的赌债。

刘春花转过身,瞪着眼看张三,就这事?

张三双手抱着头,唉声叹气地回答,还能有啥事?张三怕刘春花的巴掌甩过来,如果甩到头上,一定很疼的。

刘春花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好像刚下了一个蛋。

张三从指头缝里偷看刘春花,刘春花脸上真的开了花。张三想,咋回事,她真的高兴?

刘春花说,花钱消灾。刘春花说过,转过身睡了过去,一会儿便响起轻微的鼾声。

第二天,刘春花往张三口袋里塞了一万块钱。

张三激动得不得了,冲着刘春花的背影,连续抛出三个不一样的飞吻。

张三之后得到确切的消息,刘春花打牌输了两万块。

张三气不打一处来,他发誓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败家娘们。

刘春花满面春风进了家门,张三攥紧的拳头却松下来。张三想,花钱消灾。

Tags:张三 刘春花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