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冰棍儿_亳州文苑_涡水流韵_中国亳州网 
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老冰棍儿

2018-05-04 08:48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豆沙冰棒,奶油冰棒,好吃超乎想象!”每天他都会给我留两三个,我把吃剩下的冰棒棍儿收集起来,与小伙伴们一起玩冰棒棍儿的游戏。但好在卖的是冰棍儿,后背处,有隐隐的凉意传过来,舒爽得很,心里装着的是冰棍儿的味道,嘴角也是甜的。

◎李丹崖/文 李松涛/图

ansl858

 

去乌镇旅游的时候,在雨读桥边遇见一位卖老冰棍儿的老者,奶白的老冰棍儿,甜到让人灵魂冒烟,那天,我甚至忘记了乌镇的夜景,只记得老冰棍儿的甜和凉。那种凉,只让人的回忆飘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那时候,我七八岁,炎炎夏日一到,最诱人的就是炸金蝉的香和冰棍儿的甜。炸金蝉对于我这样的乡间少年来说,堪称解馋的野味;而冰棍儿之于我就无异于现在去装修考究高档的咖啡馆喝一杯咖啡。

老冰棍儿,在皖北,被称之为冰棒。只因我们这里的老冰棍儿是雪白一块,细长条,像一条冰做的棒子,加之中间用竹签儿串着,用来做柄。故而称之为冰棒。

那时候的冰棒很简单,要么是单纯的水加些许的牛奶,还有少许的糖(我一直怀疑是糖精),要么是红豆沙的,豆沙磨得并不细,还有粒粒红豆在。吃起来,首先拿红豆那头开始吃,吃得小心翼翼,舍不得一下子吃完。

那时候卖冰棒的人多会吆喝呀——“冰棒,凉甜可口,清爽解暑。”“豆沙冰棒,奶油冰棒,好吃超乎想象!”“冰棒,超级棒,贼溜地甜!”

乡间少年哪里有多少零花钱,我总喜欢在午后挑化冻的冰棍儿来买,一毛钱给三个,袋子里的冰水超级好喝,比冰棒还要过瘾。

后来,堂叔卖了冰棍儿,我着实过了一把冰棍儿瘾。每天他都会给我留两三个,我把吃剩下的冰棒棍儿收集起来,与小伙伴们一起玩冰棒棍儿的游戏。一把冰棒棍儿抓在一起,一撒,用手里的冰棒棍儿一根根把地上的冰棒棍儿挑开,以不动下方的冰棒棍儿为规则。现在想起这样的游戏来,鼻孔里仍满溢着冰棒棍儿的奶香味。

上了初中后的一个暑假,我曾加入过兜售冰棒的大军。老式的自行车,后面驮着一个木头箱子,里面垫上母亲缝制的小棉被,走街串巷地骑着车子疯跑,一开始,碍于情面,还不好意思吆喝,后来,索性豁出去了,一个星期跑下来,能赚个十几块钱,脸却晒得黢黑,甚至后背还晒得起了皮,但心里还是美的,终于有能力给自己的人生挣得“第一桶金”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生意,也知道做一个生意人,可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轻松。但好在卖的是冰棍儿,后背处,有隐隐的凉意传过来,舒爽得很,心里装着的是冰棍儿的味道,嘴角也是甜的。

如今的冰棍儿被称之为“雪糕”,各种各样,千奇百怪。我还是怀念老冰棍儿的味道,简单直白,甜就甜到彻底,凉就凉得痛快。

Tags:冰棒 冰棍儿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