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秘密

2018-07-03 09:02 来源:中国亳州网-亳州晚报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领导知道张三出差回来,又不辞辛苦赶到单位,不小心崴了脚,觉得对不起张三,急忙安排专车送到医院。刘春花在的时候,张三的手机是关着的。张三的秘密,现在只有张三一个人知道。这样说,也许不对,写小说的人也知道。对于写小说的人来说,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秘密。

◎韦如辉

每个人都有秘密,张三也有。不过,秘密的程度不同而已。

有的人的秘密,只有少数人知道,比如家人,比如闺蜜,比如知己等等。这个充其量叫作小秘密。而张三的这个秘密,是个大秘密,大到只有天知地知,没有你知我知,只有己知。

是个四月,即将转季的时候,张三出差路过一个叫横山的地方。横山是一座小山,海拔三百多米,在众多大山面前,并不知名,甚至没名。

张三有闲,上了这座山。游人不多,零零星星如从小树林里突然窜出来的野物。山上多石,怪石嶙峋,形态各异。张三产生了兴趣。

张三边走边拍,一张张美图钻到他的手机里。

张三觉得,这么怪的石头,只有他一个人欣赏,太可惜了,或者说太浪费了。所以,在拍到美图的时候,他同时发给了北方的雪。

不用猜,北方的雪是网名,名字不重要,每个人都有,符号而已。重要的是,北方的雪是张三的女网友。两个无聊且浪漫的人,在网上认识两年多了。他们从搭讪开始,经过问候、示好、送花、视频,再到彼此相互依赖,投入了大量的时光。这些时光,在他们各自的指间流走,倾注彼此的诸多感情。当然,这些都是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北方的雪收到张三的美图,不停地点赞、惊叹乃至飞吻。

张三的兴致,提到了神经末梢。他一张张地拍,一张张地发。脚下并不平坦,盲道不断出现,奇怪的石头,除了变成风景之外,还可以成为伤人的利器。

可不是吗?张三在转身的时候,一脚踩空了,崴了脚。哎呀,张三在发出一声惊叫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窜到了脑门。

怎么办?张三在心里想。回去怎么解释呢?之于单位,之于刘春花,总该给个借口吧。车子在高速上飞驰,张三的脑子里,也在飞驰着各种各样的借口。下高速的时候,张三的好主意来了,他神秘地冲收费员小姐笑了笑,而后将笑脸面向高悬的天空。

张三来到自己家门口,哎呀叫了一声。这一声的惊叫,惊动了在小区里散步的人们和宠物们,他们和它们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向张三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原本,张三只想惊动刘春花的,便觉得不好意思,脸红了又红。

张三打开家门,刘春花不在,张三只闻到自己熟悉的气息。他放下行李,看到自己一分一秒正在肿胀的脚踝。张三不由得用手指按了按,红红的肉色上,现出一点点的白,转瞬间,便重新被一片红色吞噬。

刘春花赶到医院时,张三躺在老干部科的三号病床上,点滴像眼泪一样,正在融入张三的身体。

之前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张三忍着万分的疼痛,跑到单位,哎呀一声。

大伙儿在惊讶的同时,抱怨着张三,怎么这么不小心呢?领导知道张三出差回来,又不辞辛苦赶到单位,不小心崴了脚,觉得对不起张三,急忙安排专车送到医院。

北方的雪焦急地发来问候,张三来不及回复。领导、同事、医生、刘春花打乱了他回复的节奏。有几次,北方的雪打来电话,张三不得不挂掉。

刘春花在的时候,张三的手机是关着的。张三害怕北方的雪的信息,那个高科技的东西,是分不清时间、地点及人物的。

刘春花问,怎么关机?万一单位有急事呢?刘春花盯住张三。张三的心里,爬进毛毛虫似的痒。

张三的手机还是被刘春花打开了。那天,刘春花的手机没电了,她只想用一用张三的。

无疑,北方的雪被刘春花发现了。

刘春花问张三,怎么回事?

张三告诉刘春花,北方的雪是个骗子,她不止给一个男同胞发信息。

刘春花鼻孔里嗯嗯着,嘴上说,网络很乱,谨防上当。

刘春花一天翻动手机给张三看,这个该死的女骗子终于死了。

北方的雪,摔倒在横山的脚下,一摊鲜红的血液,在她身下流淌。

张三的脑袋嗡嗡直响,喃喃自语,该死的网络。

张三的秘密,现在只有张三一个人知道。

这样说,也许不对,写小说的人也知道。对于写小说的人来说,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秘密。

Tags:张三 刘春花

责任编辑:bzbslh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