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放屁兜

2019-01-28 09:59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再叫,小秃子——秃胜——而是喊:刘胜,加油!刘胜,加油!巧莲在家抱她第五个小弟,停了半年,又上学了,跟我们一班。红菊终于干完了活。巧莲昂着脸儿,吊着眉梢,爱答不理的。陈青荣的板凳面上,有一个半圆形的洞,应该原木板子就是这样的。陈青荣就咬着嘴唇子,瞪着眼。

冬天慢慢过去,杨树发芽了。

心形的小叶子,嫩得可怜又可爱,叶尖蓄着红色。麦苗也拔节了,起了梃子,不再匍匐在地上。

学校举行春季运动会,我也参加了,一百米短跑。我和陈青荣、张玉珍分一组。一看她俩的大个子,我先泄了气。王老师吹起哨子,喊:预备,跑!她俩一步就跨出多远,三步两步就把我甩到了后头。我一个人在后边跑实在不好意思。

土路很干净,像是很瓷实的玉。一个杨树枝子带着几片叶,躺在路边。我踩到嫩叶上,趁机滑到了。

小秃子刘胜跑得真快,像个飞毛腿,红球衣一闪就到了头。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再叫,小秃子——秃胜——而是喊:刘胜,加油!刘胜,加油!

中午,丢了碗,仍旧去红菊家。在那来“蜗牛”,来那种画“国”的,用手指弹。“一拇弹弹,二拇玩玩……”等她刷好锅,喂好小黑猪,一块儿上学。

红菊用锅铲子使劲镪锅,声音很大,很尖利。她娘骂:X老婆,不能用炊秫闹闹,锅都镪毁了。她家的锅确实带俩钯钉。红菊沉着脸,端着猪食一趟一趟走,也不理我们。

巧莲在家抱她第五个小弟,停了半年,又上学了,跟我们一班。巧莲不喜欢红菊阴着脸的样子,让我们跟她一块先走,我们都不敢动。

红菊终于干完了活。她丢开我们,跑过去给巧莲说话。巧莲昂着脸儿,吊着眉梢,爱答不理的。

教室西边玉米苗,长到了一尺多高,稆麦子也有一拃多高,看起来一片绿。阳光很好。一下课,我们就半躺在地边斜坡上,有人把“节节草”拔下一节,用尖一下一下扎手上的雀子;有人歪着头叫人用头发卜棱耳朵眼儿。我坐在陈青荣的腿盘里,她给我扎辫子。

陈青荣家里有老木梳子,是梨木的,刻着很细很精致的花纹。她把我的独辫子辫好,再用“8”卡盘在头顶。

陈青荣个子很高,似乎从没站直过。她学习不好,对啥事总是畏首畏尾的,这也与她的板凳有关。

陈青荣的板凳面上,有一个半圆形的洞,应该原木板子就是这样的。同学们就取笑她,说她留着放屁用的。陈青荣就给人吵,但她吵不过很多人。教室里一有异味,周富贵就捏着鼻子,尖叫——谁的肚(读三声)子烂了?大家都把头转向陈青荣。

陈青荣就咬着嘴唇子,瞪着眼。教室里嘻嘻哈哈乱作一团。周富贵拉长音叫,放屁兜—— (三十二)(杨秋)

Tags:陈青荣 红菊 巧莲 教室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