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仰望树木

2019-03-13 09:50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家乡有个风俗,过年吃饺子前,天刚蒙蒙亮,大人就让不长个子的孩子去家门口抱椿树许愿,而且要选高大粗壮的椿树,嘴里念叨:“椿树王,椿树王,你长粗来我长长。与此同时,我们还要仰望树木,因为它永远与我们的幸福生活休戚相关。

ansl93111

有树的地方必有村庄,而村庄总喜欢被树木所包围。

树木有灵。桃树等树木可辟邪。每逢喜庆之日,人们还会到老槐或古柏等树前祭拜祈福。距我家不远的山东省郯城县新村乡就有这样一棵足有3000年树龄的“老神树”。该树矗立沂河岸边的红石崖上,是迄今发现的最大的一棵银杏雄树,高40余米,胸围8米多,可为方圆几十公里的雌树授粉。《北窗琐记》记载,此树植于周代,传为郯国国君所种,孔子曾在树下向郯子问官,尉迟敬德在此拴马操练。民间至今流传着它的五大“神奇”,其中之一便是发芽和落叶分别比普通银杏树早、晚一个月,且满树金黄的叶子会集中在某天的几个时辰内落尽。

树木可亲。灞桥折柳相赠,让一枝柳条承载人们的万般离别之情。家乡有个风俗,过年吃饺子前,天刚蒙蒙亮,大人就让不长个子的孩子去家门口抱椿树许愿,而且要选高大粗壮的椿树,嘴里念叨:“椿树王,椿树王,你长粗来我长长。你长粗来好做床,我长长来穿衣裳。”连念三遍。上世纪80年代,大姑一家远赴新疆定居,临行前,大人带上一包泥土,小孩则摘取一兜树叶,以备他日水土不服之需。柳、楮桃、刺槐、椿、榆等树多为自生,它们随遇而安,种子随风飘落便不择土地生长起来。每年春季,浓郁的树冠便成为鸟类的快乐家园,它们在上面做巢,不受干扰地繁衍着后代。到了冬季,叶子落尽,大家才会猛然发现,近在咫尺的树上竟有这么多鸟巢--原来,树木甘做鸟类的同谋,悄悄地为它们打掩护。

花季中的树木最美。你看,小小的猫耳朵一般的槐花,吹着紫喇叭的梧桐树花,淡粉色、灿烂可爱的楸树花,还有那红色扇形的合欢树的花,总让我们驻足凝视,流连忘返。至于那楝树上所结的成串的小黄果,堪称我们打弹弓的最佳子弹。一棵开花结果的树,恰如一首优美的抒情诗。充满童趣的孩子们尤爱果树和桑葚、榆钱、楮桃等,待其果实成熟,他们立刻与鸟儿争相享用这些大自然的馈赠。炎炎夏日,我们还结伴爬到树上纳凉,顺便玩起“摸瞎”的游戏,惊险而又刺激。

树木最懂得感恩和回报。饥馑之年,树叶、树皮也可用来果腹,成为饥民救命的东西。据说,榆树皮作为所有树皮中最“可口”的一种,有着多种吃法。一是将刮下的树皮捣烂后放到锅里煮,煮成很稠的糊糊。但这糊糊内含有粘性极强的木质纤维,一定要等它凉透了再切开食用,否则会烫伤人,甚至危及生命。也可以把含淀粉较多的榆树皮刮下晒干,再把干树皮掰成块放到碾子上碾碎,用细箩箩出“榆树皮面”。这种面可与麦面、玉米面掺在一起烙馍、蒸馍或做面条。有人说,用榆树皮面擀的面条,吃起来特别筋道,有味。人是需要一点精神的,树木堪作汲取力量的源泉。在兰考,有“焦桐”之称的泡桐枝繁叶茂,一直弘扬着不朽的焦裕禄精神。

树木最安详。每一棵树苗都知道,没有耐心就长不成树,更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树木始终在脉脉含情地守望着村庄,召唤着乡情。因为曾经同居一村,一起在那棵老树下栖息和游戏过,哪怕星流云散,相距再远,只要有人以老树的名义相约,大家就能准时相聚,畅谈一切过往和各自的家长里短。“要想富,多种树”,想当年,如果谁家拥有几棵大树,大伙就认定这家人的日子过得滋润,媒婆就会不请自来,给这家的小伙子牵线搭桥。

遗憾的是,近年来,每到植树季节,集市上出售的树苗往往比较单一,仅为几种常见的果树和杨树等。其实,每种树木均具有独特的用途,我们应该注重树种的多样性,适当保护性地栽培各种树木,努力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与此同时,我们还要仰望树木,因为它永远与我们的幸福生活休戚相关。(沈庆保)

Tags:树木 树皮 椿树 榆树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