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亳州文苑 > 正文

明年见

2019-04-08 09:59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如果不曾从锦衣玉食到流落街头,如果不曾从百娇千宠到寄人篱下,就不足以懂得曹公,不足以懂得黛玉,不足以懂得《葬花词》。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按说,她们一个是贾母的侄孙女,一个是贾母的外孙女,相信贾母更会多疼爱黛玉一点的。爱屋及乌,黛玉毕竟是老太太最疼爱的女儿的女儿。

ansl9483

这季节,落英缤纷,走着走着,就会忽遇一阵花瓣雨,让人不忍下脚,不忍离去。这情景,不由得让人想起大观园里的黛玉葬花。

黛玉葬花,是《红楼梦》里的一个重要章节,为此曹公还特地写了一大段的《葬花词》。“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这是《葬花词》的开篇,“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这是《葬花词》的末尾。里面一脉贯穿了股幽怨悲凉之气,读来让人心灰意冷生无可恋。如此的肃杀,真不知该说好还是不好。

也许这都是“葬”字惹的祸。“葬”,它的甲骨文字形就是把尸体埋在地下,地上已长出小草。现在的“葬”字,直接演化于甲骨文,依稀还能看见甲骨文的影子,特别是中间的那个“死”字,尤其让人惊心。啥是死,死是永别,是永不再见啊。

有人说,文学艺术应该有着春风化雨之功,或催人奋进,或润物无声。那些纯属或亢奋或哀怨的个人情感发泄,自己玩味玩味尚可,若真拿出来以飨大众,未免有些像是垃圾食品,爽口倒是爽口,非但其自身没什么营养价值,倒还有可能贻害人的身体,把人带入歧途。

文学作品,对人的思想情感、三观走向影响巨大。人是感性的生物,很容易被感染、带入,所以才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才有陈晓旭一辈子都没能走出林黛玉的孤高清冷。成也黛玉,败也黛玉,陈晓旭的一生,何其有幸,又何其不幸。

有理解才会有共鸣。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当世所要面对的生活。如果不曾从锦衣玉食到流落街头,如果不曾从百娇千宠到寄人篱下,就不足以懂得曹公,不足以懂得黛玉,不足以懂得《葬花词》。一曲《葬花词》,风刀霜剑里,黛玉葬的是花,又何尝不是自己少年心事,少年芳华。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浊陷渠沟”,这是一个失去父疼母爱的豆蔻女儿,在一个封建没落人事纷杂的大家族里,内心的呐喊与挣扎。所以,《红楼梦》不是一遍两遍就能真正读懂的,葬花词不是一遍两遍就能走进黛玉内心的。原来钟鸣鼎食之家,诗礼簪缨之族,也会有人活得艰难,有着不足与外人道的酸楚。

这是属于黛玉的落花春天。但也不是人人都伤花感草心若纤丝。想起同为红楼女儿的史湘云,则活出另一番的景象。喝醉就喝醉了,芍花荫下睡着就睡着了,任你桃花、梨花、牡丹花,开便开,落便落,与我了无牵挂,活得是一个率真潇洒。

为此,关于花开花落,姐妹俩还有着迥然不同的看法。湘云的眼里,落就落了呗,明年还会再开的,而黛玉的眼里,既然明知会落,何必还要开。同样的花季少女,一个悠悠然然,一个幽幽怨怨。而她们同是从小失去父母的孤女,衣食住行都要仰人鼻息。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按说,她们一个是贾母的侄孙女,一个是贾母的外孙女,相信贾母更会多疼爱黛玉一点的。爱屋及乌,黛玉毕竟是老太太最疼爱的女儿的女儿。

看来,人的一生,最终活的还是个人的心性。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是与她们同时代的龚自珍老先生,面对花开花落时的从容与豁达。人有生老病死,月有阴晴圆缺,花开花落本就是生命的一种自然轮回。时代不同了,悲情的黛玉已走进她的历史。这一阵如雨般落下的花瓣,自有大地收留,之后便会以一种新的形式,开始另一场花开的征程。

明年见!(茜荷

Tags:黛玉 花词 女儿 不足以

责任编辑:支苗苗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