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县棉花原种场:新中国成立初期经济发展的历史见证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亳州晚报或亳州新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充满年代感的门头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计划经济时代,我国成立了大量的国营农场,作为社会取得农产品的主要来源之一,国营农场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改革开放之后,农场逐渐转型,或分田到户,或被开发利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在我市谯城区十八里镇,还遗留着谯城区唯一的一个农场——“谯城区麦豆原种场”(亳县棉花原种场),在这个农场仅存的几间老房子上,保留着一块只有在老电影或者老照片里才能看到的门头,门头充满时代的痕迹,让人产生一种穿越之感。

富有年代感的门头

在谯城区十八里镇麦豆原种场,大片的田地包围着一个仅有十几幢楼房的小村落,村子最前面有几间旧库房,库房上方有一块带字的门头,表明着房子的身份。门头最顶端是一个立体的水泥五角星,下面刻着“国营亳县棉花原种场”几个水泥字,“场”字是一个在汉字发展史上短暂使用的“二简字”;两边还有“必须把粮食抓紧 必须把棉花抓紧”的竖排小字,经历多年风吹日晒,有一个“必”字已经脱落。

打开尘封已久的库房,里面堆积着很多早年生产时使用的农具、酿酒的器具等,显示出农场曾经的繁盛。

在库房的后面,还有一排小房子,统一的一门一窗样式,年久失修,大多已经破烂不堪。该场老职工王显丰说,以前这里住着十来个亳县本地的下放知青,知青们在这里生活了四五年,就陆续离开了,“前几年还有几个老知青回来看看呢。”

知青们居住的房子如今已成危房

棉花育种供应全县

王显丰紧挨着过道居住,一间房子既是卧室又是厨房。老人今年71岁,已经在这个农场生活了45年。“1964年我被招工招到湖北、安徽、江西三省交界的华阳河农场,在那工作了10年,1974年被调回来的。”据王显丰说,这个国营农场当时有近200亩地,正式职工有三四十人,“我们有个老职工叫王若虚,是亳县的第一位东方红拖拉机手。”说起当年的情形,王显丰的语气里不无骄傲。

同时,这里还接收被打成“右派”来劳动改造的干部,因此也叫劳改农场。

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王显丰和他的同事都属于吃“商品粮”的。“场里所需的生产生活资料由国家供应,职工由国家发给工资,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上缴国家。”王显丰负责后勤,主要管理着伙房,在那个经常吃不饱饭的年代,这是一份令人羡慕的差事。“我们每个星期都杀一头猪,伙食很好,附近丁楼大队的大队干部都来我们这吃饭。”王建民是丁楼村的村民,他回忆说,上小学时,自己经常拿着杂面馍跟农场里的孩子换白面馍吃,很羡慕他们的生活条件。

农场早期种植的是白芍等中药材,1972年才开始全部改成棉花育种,到1982年土地分给职工,这10年间承担着全县的棉种供应。

依然保留合作习惯

改革开放之后,农场不再担任棉花育种的任务,名字改成了谯城区麦豆原种场,土地也都分给了职工耕种。由于离城市较远,农场没有像同时期的蚕场、种马场、王大庄农场等被征收开发,这些职工和他们的后代依然居住在这里。白天,年轻人去城里上班,老人们便聚在一起聊天、打牌,消磨时光。

农场依然保留着一些共同合作的习惯。农场从相关部门争取到了几台农机,每年农忙来临时,农场负责人、80后小伙郑伟便会安排大家对设备进行检修:“我们给自己职工犁地、收麦啥的只收成本,其余时间到周边赚点钱,补贴机器设备,逢年过节还能给大家发点米面油等福利。”说起这块有着半个世纪的门头,郑伟说:“因为几辈人都生活在一起,我们集体感很强,大家都一直维护着,现在上面掉了一个字,正想办法补上。”

农场的上级单位,谯城区农业农村局相关工作人员也表示,对这块有着历史意义的门头,会保留好并且加以修缮,留住时代的印记,让更多的人参观了解。

(责任编辑:支苗苗)

文章不错,点个赞再走呗!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