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84岁老兵,目睹战友黄继光牺牲经过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亳州晚报或亳州新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BCH4HL`PPA3OG`9~DK[`07U

]I09TGI_R0GFH)U{8K_ZK2M

SK1WT2Q]]CPNT8MMQA@I2I3

2016年4月14日,江城武汉,空降兵某部黄继光英雄连荣誉室,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参观。原连队战士刘祥生!作为志愿军的一员,他参加了上甘岭战役,亲眼见证了黄继光牺牲的整个经过。如今,这名1933年出生的老兵,已是84岁高龄。这是他第三次回到曾经战斗过的连队。

离那场举世闻名的战争已经过去了一甲子多,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刘祥生老人穿着军大衣、军裤,言必称“我们的连队”!参观完荣誉室,听指导员余海龙讲完连队近些年的变化和成绩,趁着在休息室小憩的间隙,老人掏出了贴身携带的纪念章和证书,调整好助听器。为我们拾起一些久远的记忆——

1951年朝鲜战争刚打响,刘祥生就抛下了妻子和3个月大的孩子,毅然报名参了军。由于个头小,征兵的同志开始不同意他入伍。他急了,辩称自己1927年出生,并举出结婚生娃的事实为佐证,这才上了战场。在朝鲜战场上,刘祥生被分在15军45师135团2营4连,在战斗最激烈时加强6连,成为英雄黄继光的同连战友。

“最惨的是攻打4号阵地时,连队一下子伤亡80多人,几乎被打残了……到攻击0号阵地时,算上我们这些加强的,6连也只有20多人了……” 战争的惨烈和黄继光的英勇牺牲,让刘祥生老人在60多年后依然刻骨铭心。面对我们,他红着眼圈难以自持,“战场上,埋葬了太多数不清的兄弟!”

“可是,这几年网络上有些声音,说黄继光他们的事迹都是假的,您知道吗?”

“我听说了!”刘老侧着耳朵,确定没听错问题后,语音激动起来:“说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都是假的是吧?这些人都该拉过去枪毙。”

“当年,我们被困在山洞里,四五天没有水喝。就互相鼓励:这是祖国考验我们的时候啊!……渴的不行了,只能接自己的尿喝!要么就舔洞壁上的水汽!……他们经历过那些吗?凭什么这样诽谤我们?难道他们现在享受的和平也是假的吗?”

顿了一下,刘老喝口水,又问道:“逮住那些造谣的没有?”我们只能对愤怒的老人笑笑:“网络上,逮不住啊!……”

刘老捋起裤腿告诉我们,他右小腿还残留着当年的炮弹片,当时做手术都没有取出来。至今一碰上雨天就钻心的疼。他用指头轻按右大腿,凹下去一个窝,长时未见回复:“这里当时中弹了,赶上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张广生(营参谋长,笔者注)让我下去,我死活不肯。我是话务员,腿伤不影响我操作枪支和设备。”

等战斗结束终于送到后方医院时,因为耽误了救治时间,医生一度打算锯掉这条腿,以防感染全身。刘老死活不同意:“锯了就是残疾了,就再也不能上战场了!哪怕要冒些风险,我也甘愿!”

宁可马革裹尸还,胜过被养半身残!

当时赶上老军长秦基伟来探望伤员,了解他的情况后,专门嘱托医生尽量保留这个革命战士,让他能重返战场。过了十来天,他幸运地挺过去了!医生直说他命大!后来,部队给他立了三等功。回国后,考虑到他的伤情,要给评残,又被他拒绝了:评了残就不能继续服役了。他还想留在部队继续军旅。

1955年,刘老被选送进信阳步兵学校学习。1958年4月,刚毕业不久的他积极响应新中国第四次大裁军的号召,转业到蚌埠航运管理局任保卫科长。期间,一位领导的弟弟犯了错误,频繁找人跟他打招呼通气,并多次打电话给他,希望他在调查和汇报时注意“分寸”。可刘老坚持原则,拒绝违反规定。而后,他被调离岗位,安排到阜阳任职。接到调令,他认为自己问心无愧,找去领导大吵一架摔门而去,离职回到亳州老家。此后30余年,他一直凭自己的双手辛勤劳动,自力更生,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向组织伸手。

直到2001年,亳州市政府了解到老人的情况,提出给老人补偿37万元,并恢复他应享有的一切政治待遇。刘老拒绝了:“要那些钱干啥呢?给政府减轻点负担吧。我年纪大了用不着。”家人说他傻,刘老回答说:

“想想那些战场上牺牲的战友,我能活到今天,看着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强大,难道不已经是最幸福最满足的了么?”

2003年,他才恢复干部待遇。

如今,刘老过着平淡的生活。虽然做过心脏搭桥手术,但他依然保持着乐观的心态,经常到学校、部队去讲述当年的战火硝烟。“您这样打过仗的老兵、老英雄,每个月才拿到国家和政府补贴的3000多元,你觉得够吗?”我们问道。刘老听完,豁然一笑,露出稀疏的几颗牙:“发的退休金主要给孙娃上大学!我和老伴都花不了什么,够啦够啦!”

尽管退役多年,刘老对部队的感情却一如既往。除了喜欢穿军装,刘老在生活中也依然保持着军人朴素、正直的作风。让他非常欣慰的是,两个孙子一个孙女都继承了爷爷的事业:大孙女曾在东海舰队当兵五年,大孙子曾在青岛海军服役两年。小孙子去年考上大学后,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也主动报名参军了。而且,目前就在空降兵部队。

临别时,我们向刘老表达了敬意,而他则非常郑重地说:“最值得尊敬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在战争中牺牲了自己宝贵生命的同志们!”

“真的,我觉得那些战友,他们一直活在我身边。”84岁的刘祥生老人颤巍巍抬起右手,用力拍拍自己的左胸——“就在这里!从未离去!”(来源:兵部来信微信)

文章不错,点个赞再走呗!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