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学子郭黔:每捡一个饮料瓶就离大学近一点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亳州晚报或亳州新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正在分拣饮料瓶的郭黔

正在分拣饮料瓶的郭黔

【编者按】随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陆续送达,莘莘学子即将怀揣着梦想走进大学校园。然而,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出生贫寒却学习刻苦,他们成绩优良却家庭拮据,他们在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欢喜的心情中却掺杂着丝丝忧愁:原本就困难的家庭正面临着高昂学费的重压。

为帮助我市贫困生圆梦大学,从今天起,本报与团市委联手,推出2013年希望工程“圆梦大学”行动,本报记者将深入到品学兼优的贫困学子家中,探寻他们成长的历程,感受他们内心深处的酸甜苦辣。希望全社会的广大热心人士踊跃参与到扶助他们的行列中来。

8月1日下午1点多,文弱的郭黔正在出租屋里分装捡到的饮料瓶,准备把自己的劳动成果送到废品站卖掉。晚上,他还要和母亲一起去大排档打工。如今,母子俩正全力以赴为攒够大学学费而努力着。

今年高考,郭黔1分之差与一本大学擦身而过,得知自己被安徽建筑大学录取后,他想尽一切办法争取更多的挣钱机会,为家里减轻负担。

贫困学子小档案   

毕业学校:亳州一中

录取院校:安徽建筑大学

学子简介:爷爷去世,奶奶眼盲,父亲患疾,老家仅剩的三间小瓦房年久失修,摇摇欲坠。没处居住的一家人,租住在城市一间阴暗潮湿的小平房里,主要经济来源靠父母打点零工。郭黔立志发奋读书,将来靠知识来改变命运。

为省钱 他高考也不“补营养”

绕过几道僻静的小巷,记者找到了郭黔一家租住的破旧居民房。里面阴暗潮湿,摆设简单,十几平米的空间摆了三张单人床,其中一张床面已经出现破损,形成一个凹进去的坑。再加上一个柜子、两张厨用小桌,室内很难再有下脚的空,这就是他们一家老小6口人居住的地方。

郭黔的母亲李玉兰告诉记者,他们在老家城父镇沙河西园村的三间旧瓦房,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已经变成危房,家里土地又少,他们只能靠租房子在城里做点零工维持生活。郭黔的父亲因频犯羊癫疯症状,工作难找,收入也很低;70多岁的奶奶眼睛看不见需要人照料。李玉兰只能靠晚上去夜市给人刷盘子来挣取每月不足千元的辛苦费。

“儿子特别懂事,从小到大没让父母操过心,学习成绩也非常好,老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他得的奖状。我们愧对他呀,高考前夕,也没能让他吃点好的。”提起郭黔,李玉兰有些哽咽了。高考时,人家的孩子都在补营养,她给儿子买了几串羊肉串,可是,儿子死活不吃,非让退回去。

为学费 他边打工边捡饮料瓶

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郭黔就开始做暑期工,去母亲李玉兰打工的大排档端盘子。由于是新工,郭黔的日工资只有30元,比他母亲少了10元,除去刮风下雨等特殊情况不能足日工作外,他一个月只能挣到700元左右的工资。

记者去采访他的当日,他正蹲在地上分拣饮料瓶,准备拿去换钱。录取结果出来以后,他因离一本差了1分被安徽建筑大学录取。一家人为此欣喜的同时,高昂的学费也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为了攒钱,郭黔除了省吃俭用,利用打工之余又捡起了饮料瓶。

从下午五点左右到凌晨三四点,是郭黔的打工时间,大排档喝饮料的人多,郭黔就趁客人都走后,把饮料瓶捡起来带回住处,走一路捡一路。休息三四个小时候后,白天他又接着走街串巷,寻找更多的饮料瓶。

郭黔说,目前他家已经欠了5万多的外债了,再去张口向亲戚邻居借钱也不现实,高中这几年,他一直是靠学校的资助金才顺利读完的。“虽然我不知道大学学费的具体数字,但对我们家来说都是一笔巨额开支,所以我想努力多挣点钱,尽量为家里减轻负担。”郭黔说。

为改变 他积极乐观面对未来

对于郭黔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正是自尊心升温的年龄,但是,郭黔却很少买衣服,即使买,也都是挑最便宜的,零花钱更是没舍得花过一分。

郭黔外表有些文弱,不太爱说话,但记者从他的少言寡语中,能够体会到他内心的坚强与坚韧,也能感受到他面对生活的那种积极乐观的态度。

“我相信上天是公平的,如果他先给了你苦难,那么,后面所给予的一定是甘甜,我始终相信,甘甜一定在前方等着我,所以,我必须努力,不抱怨、不放弃。”郭黔说,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在未来中学有所成,改变命运,好好地回报社会,报答父母。

记者 郭玉岩 张聪 卢银

(责任编辑:雷芳)

文章不错,点个赞再走呗!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