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是亳州最美的季节,我们筹办的水彩画展终于在这个季节开展了。
  去年盛夏,初到亳州,忙完工作之余,我就准备筹办这次画展。因为对我和许多外地人而言,亳州的美尚待认识和发现,而筹办与创作的过程,就是寻找和展现这些美的过程。同时,据说以前还没有用水彩画展的形式来表现亳州之美的,这就更增添了这次画展的挑战性。
  转眼间入秋,跑了一些地方,我发现,亳州的美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钟情的,但每一方水土一定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我坚信会找到它。
  秋去冬来,一天午后开完会,路过城郊,报社刘恒新副总编说带我去看看风景,于是邂逅了这片名叫陈治沟的湿地。陈治沟属于涡河的一个小小的支流,水并不干净,树木也不古老,平时几乎无人问津,此时更是一片荒芜。沿着陈治沟与亳宋河交汇带的水岸线,我们在寂静中走着,渐渐发现这里的野趣。芦苇在逆光下闪出金色的光泽,那些杨树、榆树、泡桐长得有些随心所欲,失去了叶子的装饰,摇曳的枯枝依然淡定、自信、潇洒,自由地展示着它们的线条美,毫无萧索之感。看到它们,我好像感受到那种宠辱皆忘,顺其自然的意境。我忽然明白刘总作为政协委员,为什么几次提案建议将这里建成湿地公园,因为这种纯自然的湿地已越来越少了。刘总担心我会失望,说,这里到了春天,牡丹、芍药开时会更美。我想,现在就已经很美了。
  春天终于来了,我邀请亦师亦友的画家高清泉、王彪、汪昌林来亳州写生,亳州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辈出的名人都打动着他们,然而,最让他们激动的还是这里乡间的自然景色。再次来到陈治沟时,我想到两个字:“绽放”!紫色的泡桐花、白色的牡丹、粉红的桃花、金黄的油菜花全都悄然绽放,有了冬天的对比,我们无法不被这种生命的力量所震撼,也更加接近了老子道德经所述的源头,道法自然,顺天应时,则生命之树常青,而美只是副产品。
  在亳州工作的大半年里,来来往往,高速公路两旁一望无际的皖北大平原总在不断变化,树木们按照自然规律变化,而农民耕作、播种、收获,田间的色彩随着他们的劳动变化。这两种变化,不正是构成亳州之美的原因吗?自然之美、劳动之美、人生之美,我们在这片土地上感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