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援武汉护士张飞鹏:“战‘疫’进入了最后的收尾阶段”

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亳州晚报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亳州晚报或亳州新闻网”,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亳州新闻网讯 3月8日早晨起来,张飞鹏喝了碗粥就从驻地搭上了开往医院的专线,近来最让他感到高兴的是疫情最危急的时刻已经挺过去了。

来到武汉后,张飞鹏所在的安徽第一批医疗队从武汉太康医院ICU转战到东西湖区人民医院隔离病房,然后再转战到感染科,一个又一个“疫情堡垒”被他们逐一攻破。重症医务人员用行动证明,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只要组织需要,他们都能够保质保量地完成指定的任务。

来到医院后,张飞鹏穿上防护服,进入隔离病房,结果没到半小时就全身汗透,武汉的天气越来越热。为了避免出汗过多导致虚脱发生不良事件,张飞鹏进病房前特意喝了五百毫升矿泉水,也不用再纠结是否穿尿不湿了,因为这个天气出汗出的几乎已经没尿了。

随着出院病人的增加,在院病人总量正在逐渐减少,国家的防控措施收效明显,目前正在逐渐收网,张飞鹏今天接班时病房内还有9位患者。大量患者出院后方舱正在逐一关闭,一小部分患者被分流到了医院,合并基础病包括心脏病、糖尿病、肺功能损害的患者还是要在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86岁的老爷子昨天就要求出院,不过考虑肺部症状改善不明显,咽拭子结果还没出来,医院没予办理,老人家很着急,在病房内来回地走动,劝不动,张飞鹏和同事们只好在后面跟着扶着,保持半个身子的距离,怕万一拐杖拄不稳再摔倒。

42床的老人,知道今天要出院,所以昨天收到消息后就打包好了行囊,每隔几分钟最长十几分钟就催问一次,啥时候能给她办出院手续,社区的工作人员啥时候来接,去哪个隔离点,她说激动得昨天一宿没睡好……

救治工作到了后期,病人越来越想回家,连续住院二十几天甚至个把月,都盼着能够早日离开医院。

张飞鹏说,他们现在的工作除了药物治疗还有心理护理,有的患者各方面生命体征都正常了,肺部症状也明显好转,可是一旦停了氧疗就主诉心慌、呼吸困难,不过心电监护监测的数据却没有任何改变。疾病后期,患者的心理干预重要性远超治疗,他们要不停地为患者做心理疏导。

下班后,张飞鹏随医疗组和院感专家去参观考察了感染科,从工作流程到病房布局都要再走一遍,查缺补漏。接下来,他们安徽第一批医疗队危重症救治组将全部从隔离病房抽调去接管东西湖区人民医院感染病房,那里有严重基础病卧床治疗的患者还需要他们重症护理人员的照护。

付出总有回报,一天天下降的在院患者数字就是最大的收获,一篇篇感谢信都是对他们医疗队工作的肯定。张飞鹏说,现在战“疫”进入了收尾阶段,他们将继续用行动践行重症人的责任与担当,“疫情不退我不退,我是党员不怕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争取早日圆满完成抗疫任务。”

(责任编辑:支苗苗)

文章不错,点个赞再走呗!

转载是一种动力 分享是一种美德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